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相關文章推薦

聯系方式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論文 > 刑法論文 >
業務過失犯罪立法合理性分析
發布時間:2019-11-22

  摘    要: 立法的科學性,就是指為使待定法律規范本身反映社會發展規律,具有嚴謹的邏輯結構,體現統治秩序客觀意志,被人民大眾普遍接受。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科學性,必須在實現刑事立法附屬化的基礎上,符合業務制刑的本體要求,實現風險性、目的性、規范的健全性三位一體的系統。同時,必須契合社會普遍的心理,基于嚴重的社會危害性,還要考慮刑事政策方面的影響,需要在立法的過程中體現“主體平等、區分責任”的政策要求。

  關鍵詞: 業務過失; 科學立法; 社會心理; 刑事政策;

  Abstract: The scientific nature of legislation means that the legal norms that are to be determined reflect the laws of social development,have a rigorous logical structure,reflect the objective will of the ruling order,and are generally accepted by the people. The scientificity of business negligence crimes must be based on the subordinates of criminal legislation,conform to the ontological requirements of business punishment,and achieve trinity system of risk,purpose and standard. At the same time,it is necessary to consider the impact of criminal policy after meeting the general psychology of the society and based on serious social harm.It is necessary to reflect the policy requirements of “subject equality and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ies”in the process of legislation.

  Keyword: Business negligence; Scientific legislation; Social psychology; Criminal policy;

  立法的科學性,即為使待定法律規范本身反映社會發展規律,具有嚴謹的邏輯結構,體現統治秩序客觀意志,被人民大眾普遍接受,而在立法過程中不斷接近和最大化反映客觀規律和事實的良好狀態。刑法作為規定犯罪及其法律后果的法律,其內容必須符合我國的實際和立法工作自身的內在要求,特別是規制特殊領域中的犯罪時,從行業實際出發實事求是,積極探索和掌握行業的規律,同時善于運用合理的技術,提高立法的質量和效益。“社會生活狀況決定法律的立、改、廢,法律只有立足于社會發展的客觀實際,才有生命力”。[1]當今,行業規范的科學性對法治現代化的發展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立法法》第6條規定:“立法應當從實際出發,科學合理地規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權利與義務、國家機關的權力與責任。”黨的十九大報告更是將科學立法擺在立法工作的首要位置。在依法治國的今天,立法的科學性程度已經成為衡量“良法性”程度的重要標準,關乎法律能否得到全面有效的實施,得到民眾的認可與自覺服從。而在我國的刑事立法中,對于業務犯罪的刑事立法,由于受到行業知識性、特殊性壁壘的限制,立法工作常有脫離業務實際狀況的嫌疑。而我國業務犯罪的立法存在大量的引證罪狀,需要通過刑法之外的條文和知識進行解釋與論證。[2]所以,如何理解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科學性?其核心標準有哪些?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況且“法律一經制定就已經落后于時代了”。社會生活總要向前發展,新的行業也會不斷地涌現,為了可以更好地回應社會現代化的需求,體現我國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前瞻性,有必要對其科學性的標準進行探討。

  一、制罪方面符合業務的本體化要求

  刑事立法將一門行業中的過失行為規定為業務過失犯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業務本體的要求。具體來講業務本體包含了業務的風險性、業務的目的性、業務規范的健全性。現代刑法學理論上,將業務過失行為規定為業務過失犯罪通常是因為該行業的風險性較大,立法者認為在巨大的風險性面前,從事業務的人員應該有更加謹慎的特別注意義務。[3]“現代科學技術條件下,在生產和生活日益現代化的活動中具有的危險源越來越多、危險性也越來越大,從事這些業務活動違反注意義務造成的損害后果,是普通過失無法相比的”。[2]所以,刑法把風險性較大行業的過失行為與普通過失犯罪區別開來,予以單獨立法加重處罰。從預防業務過失發生的角度,其目的在于提示從事特定業務的人員更加謹慎、小心地履行職責。從懲罰業務過失的角度,其目的在于處罰嚴重的社會危害后果,達到罪刑均衡。“事實上,只有那些具有危險性的業務活動才具有刑法意義。教師的教學活動,作家的寫作活動也是一種業務活動,但不影響他人的人身安全和財產利益,不能構成業務過失犯罪。所以,刑法意義上的業務不僅具有社會性,還具有一種危害性”。[4]但是現代社會的業務活動或多或少都帶有風險性,僅僅從宏觀的角度把風險性作為業務過失犯罪的立法根據不免顯得過于抽象。所以“應當在行業專家的指導下,就嚴重的風險性這一首要的制罪因素,將特定的業務過失行為具體化、技術化,運用數理統計學等技術手段并聯系過失發生后對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危害,通過質與量兩個方面的比較得出罪質與罪量兩方面的結論”。[5]業務的風險性屬于未然之罪的范疇,發生事故后風險性被實現,進而轉化為實害性,未然之罪通過業務過失行為轉化為已然之罪。所以,風險性應當從業務過失行為發生后可能造成的后果以及波及的范圍來認定。在業務過失行為發生后,從后果上來說可能造成重傷及死亡或者特別重大的經濟損失;從范圍上來說波及社會的公共利益,可能造成大量受害人的業務過失行為才將被規定為業務過失犯罪。例如,我國《刑法》第131條規定的重大飛行事故罪,其危及的是公共利益,一旦飛機墜毀可能會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因此刑法將其單獨立法,作為業務過失犯罪。雖然很多行業具有危險性,但如果過失行為發生后不會造成重大的危害后果,這種情況就不宜設立業務過失犯罪。
 

業務過失犯罪立法合理性分析
 

  正當的業務活動的目的性從宏觀上來說,都是為了推動人類文明的進步、社會生活的發展。但是,在宏觀目的之下,每個業務所承擔的具體任務則不盡相同。按照業務的目的性,可以將業務分為生產類型的業務、服務類型的業務、文娛類型的業務。生產類型的業務,目的是滿足人們生存的物質需要,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基石,因而格外具有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品質。在基本的生產作業中一旦發生業務過失行為,危害結果輕則影響一個地區,重則危及整個國家。因此,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罪、重大責任事故罪、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就應運而生了。服務類型的業務,目的是幫助人們更加便捷地適應高速發展的社會。由于服務類型的行業多采用現代科學技術,發生業務過失行為的幾率較大,造成的后果通常也比較嚴重,因而也具有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品質。因此,立法將重大飛行事故、鐵路運營安全事故、醫療過失行為上升為犯罪。文娛類型的業務活動作為較高的需求階層,目的是滿足人們的精神生活。文化與藝術活動多屬于此類范疇,娛樂類型的業務活動常因缺乏風險性而欠缺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品質,因而被排除在刑法的大門外。例如,教學活動、競技體育運動、保健推拿等社會活動。業務過失犯罪的立法應當考慮業務類型的目的性,在生產性的業務活動以及服務性的業務中,可能因過失造成嚴重后果的行業,應當進行業務過失犯罪的立法。對于文娛性的業務活動則不宜如此,防止矯枉過正,影響行業的發展。

  業務規范的健全性是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具體因素。從現行刑法條文來看,業務過失犯罪要求行為人必須違反行業的規章、規范、管理規定。所以,業務過失犯罪的立法對于行業規范的健全性有很高的要求。正如高銘喧教授所言:“在1979年刑法起草過程中,直至第22稿,還只有交通肇事一種業務過失犯罪。因為當時我國國民經濟還不發達,生產設備條件差,經驗不足,規章制度也不健全,不少責任事故與這些客觀因素有聯系。在這樣的情況下,出了重大事故,就當作犯罪處理,未免失之過重,并且有擴大打擊面的危險。”[6]因此,業務過失犯罪中的行業規范必須具備完整性、具體性及可操作性。在行業規范的完整性方面,要求業務的操作準則必須覆蓋業務的方方面面,組成嚴密的行業規范體系,不能存在任何業務項目的空白,從而引起未知的危險。在行業規范的具體性方面,規范規定的內容不能是抽象、概括的原則,而是具體、明確的操作準則。以《醫療機構從業人員行為規范》為例,1其中包括了各個醫療主體的具體的行為規范。例如,醫師有適度醫療,不隱瞞、誤導、夸大病情,不隱瞞、涂改、毀棄醫療文件的責任。在行業規范的可操作性方面,要求行業規范要切合實際,不能賦予從業者超出人類極限的特別注意義務。法律不強人所難,不能對尚未發現及難以預防而造成的危害進行處罰。所以,可操作性的前提條件是從業人員有能力履行業務規范的要求。另外,業務規范的健全性還體現在對于行業從業人員的準入與培訓,具有刑法品質的業務對其從業人員的資質都有專門的規定。為了保證從業人員的專業知識和相應技能,設置有學歷與職稱、考試與考核、崗前培訓等嚴格的準入條件。一般在成為從業人員之前必須具備專業的業務知識并且通過了嚴格的專業從業資格考試,例如,醫師資格、注冊會計師資格、機動車駕駛資格等。在規定只有合法業務才能構成業務過失犯罪條款中,要求行為人具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和業務技能,需經過合法審批主體資格的觀點在司法實踐中得到普遍認同。所以只有那些規章完整、具體、可操作,發展成熟健全的行業才具有業務過失犯罪的立法品質,刑法對于這些行業中的過失行為才能規定為犯罪行為。另外,不得不提及的是業務環境的安寧性。人創造環境,環境也同樣創造人,在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過程中,從業環境也是立法不得不考慮的因素。從業環境的狀況按照開放程度可以分為“封閉從業環境”以及“開放從業環境”。封閉的從業環境,因為擁有密閉的工作空間、安靜的從業時間,常常被選為高危行業的工作地點。開放式的從業環境,因為工作空間開放、從業時間嘈雜,往往被選為普通行業的工作地點。在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過程中,刑法只關注具有刑法品質的業務類型,而這些業務類型因為帶有較高危險性,需要從業人員可以一直保持高度的注意義務,一邊謹慎小心地防止危險的產生,一邊完成業務,所以其行業人員的從業環境通常是封閉的。刑法設置了醫療過失罪,而醫師的醫療環境是相對密閉的,特別是對于關乎當事人生命的手術治療,必須在手術室中完成。密閉的環境可以盡最大可能保證從業人員免受外界環境的干擾,集中注意力防止危險的發生,成功完成業務。所以,業務的從業環境如何,也是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正當根基之一。隨著時代的不斷進步,經濟不斷的發展,新的業務類型也會如潮水般不斷涌出,而刑法只有先從業務的本體出發,考慮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經濟根基才能跟上時代的變化。“相信起草法典的立法者已經全盤考慮過了,如果這種業務過失行為確實有害或者邪惡到應被定罪的程度,業務過失行為才能被刑法賦予其品質而成為犯罪行為”。[7]

  二、契合民眾普遍的社會心理

  榮格爾所言:“從思維方面看人類,每個個人都是獨立、具體、分散的單位,但稍加深入地到達無意識階段,人類的觀念、思維、情感本質上相同。沒有自我生命的理念原型獨立于個體思維活動之外。”[8]因此,在業務過失犯罪立法過程中人們普遍的社會心理是立法的文化根基,應當考慮人們面對業務的安全與信賴心理,契合安全心理。“個人使用原始意向表達的過程中,是在同時用千萬個人的聲音說話,他把我們個人的命運轉變為人類的命運”。當人們在現實中仍然對某種事物的安全具有隱憂心理的時候,它依舊會受到人們的密切關注,那么這種事物的消亡就是不可能的,廢除就是不合理的。在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過程中,安全心理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對于高危行業,人們總是充滿了擔憂,生怕危害的發生。“刑法的目的性是預防與懲罰的統一,立法存在的本身一般預防的意義大于個別預防,法院審判階段一般預防與個別預防意義相當,執行階段個別預防的意義大于一般預防”。[9]20所以,在立法階段的一般預防,不僅應當盡可能地預防犯罪行為的發生,在一定程度上平息人們對安全的擔憂也是其應有之意。所以,刑法一方面強調從業者的特別注意義務,使其更加謹慎小心地從事業務;另一方面,也是以此昭示社會免除人們的擔憂。此外,人們的安全心理還為未來刑法業務過失危險犯罪的立法提供了正當的社會心理依據。安全的社會心理,應該是交通安全、勞動安全、環境衛生安全等足以使公共安全遭受緊迫即發的危險行業立法的正當根基。因此,將部分過失危險行為犯罪化既符合罪刑法定原則,又符合預防減少業務過失犯罪的客觀需要。[10]

  契合信賴心理。“信賴原則”體現在“行為人實施某種具有危險性的行為之時,基于合理的理由相信被害人可以采取適當的行為避免危險,但由于被害人自身的原因導致危害結果的發生,行為人不應當承擔責任”。[11]如果從反方向解釋信賴原則,其含義還應當包括:被害人也基于正當的理由相信危險行為人能夠遵守相關的規定,盡最大的努力阻止可以預防的危險之發生,因而放心地從事社會活動。就這一點來說,雖然信賴原則以“被允許的風險”為理論基礎,兩者互為表里,[12]但是從功利主義的角度出發,對于實施風險行為的人來說,有道義保證被允許的風險不發生,更有義務防止“被允許的風險”上升為“不被允許的風險”。在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過程中刑法對于業務過失犯罪的正當根基也源自于信賴原則。刑法之所以將業務過失行為規定為業務過失犯罪,很重要的方面是因為行業從業者辜負人們的信任,是因為行業從業人員違反了公民對其職業操守、風險防范義務的信任,而使公民對參與正常的社會活動心生恐懼。例如,交通肇事罪的設立契合了公民信賴的心理,機動車駕駛人應當謹慎小心地駕駛機動車,防止交通事故的發生,增加人們對于交通安全的信賴,放心地出行。“最后決定刑法條文能否維持最低限度社會利益的是人們的社會心理。法律的形成,在民主制度中,源自于社會成員的共識。刑事立法無法超越社會的共識,只能表述社會的共識”。[9]21在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過程中,也應當考慮到已經存在于社會之中的共同心理,將這些共同社會心理作為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正當根基,更好地發揮法律的作用。

  三、基于嚴重的社會危害性

  衡量犯罪的唯一和真正的標尺是對國家造成的損害。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在刑法中是犯罪的重要特征之一。所以,在業務過失犯罪立法過程中嚴重的社會危害性是其立法科學性的根基,具體體現在制罪與制刑兩個方面。1984年博帕爾化學品泄漏事故造成2萬多人死亡,6萬多人住院治療。2005年BP得克薩斯煉油廠爆炸事故,致15名工人當場死亡,180名路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超過15億美元。刑法關注具有較大風險性的業務,其正當理由是因為一旦風險轉化為實際危害,其危害的程度深、范圍廣。所以,從具有風險性層面說,刑法設立業務過失犯罪是為了預防未然之罪;從具有危害性層面說,是為了處罰已然之罪;“從錯誤到正確,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人類從痛苦的過去的經驗中創造和積累出權利系統來抵御邪惡的侵襲。因為人類不斷反思錯誤,權利就變成了動態發展的過程”。[13]人類經歷如此嚴重的安全事故,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價,業務過失犯罪才應運而生,用來預防事故的再次發生,處罰對生命、安全漠視的過失行為。所以,嚴重的社會危害性是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犯罪根基。

  嚴重的社會危害結果,使業務過失犯罪在刑罰的力度上強于一般過失犯罪。刑法特別設立結果加重犯,加重造成嚴重結果的業務過失犯罪行為的處罰力度,使罰當其罪。“刑法并非越重越好,也并非越輕越好。適度的刑罰,犯人能夠接受,人民群眾能夠理解。刑罰過輕難以預防初犯與再犯,使他們不再畏懼犯罪;刑罰過重則會增強犯罪人對刑罰的忍耐力,最終讓犯罪人得不到處罰,并且在本質上不符合人道主義原則”。[14]基于罪刑均衡的原理,嚴重的社會危害性是重刑的正當根基。但是,在我國立法的過程中有人提出業務過失犯罪的刑度應當輕于普通的過失犯罪,其理由大概有以下幾點:“第一,業務活動對整個社會的發展有益,業務過失是工作失誤,過重的處罰不利于社會發展。第二,業務活動的高風險性的客觀因素,讓風險隨時可能發生,一旦發生不能完全苛責于行為人。第三,業務從業人員擁有特別注意義務,使他們承受著嚴重的心理負擔,如過重處罰偶爾的工作失誤,會加大從業人員的心理壓力,不利于業務活動的開展、勞動生產的提高。”[4]上述為業務過失犯罪輕刑化的辯護理由具有一定的道理,但在其嚴重的社會危害性以及歸責性方面欠缺必要的認識。第一,違反罪刑均衡原則。很多行業關乎社會的命脈,一旦出現實害結果損害巨大,量刑從輕不能使業務過失犯罪的行為人罰當其罪,承擔應有的刑事責任。第二,將意外事件作為處罰考量依據。業務活動具有很高的風險,但是只要遵守規章制度,即使風險發生了也不可歸責于行為人,應當作為意外事件處理。第三,心理壓力不能作為法定輕刑化的事由。業務的特別注意義務源于成文規范,包括法律、法規、規章制度和具體操作準則。[15]這些規范都是以從業人員的注意能力為基礎,并非脫離人類的注意能力憑空而生。所以縱使有心理壓力,只要在注意能力所包含的合理范圍內,就不能作為法定輕刑化的事由。

  四、滿足業務過失犯罪刑事政策的要求

  “刑事政策是刑法立法的政治根基,其變化要求刑法應當做出相應的調整”。[16]故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科學性必須滿足國家刑事政策的要求。具體講,業務過失犯罪立法必須體現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必須體現“主體平等、區分責任”的刑事政策。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作為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指導政策最重要的價值應當落腳于刑法的謙抑性上,要求必須對業務過失犯罪行為的“過失”本質做出正確的剖析,在對業務過失行為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做出實證分析的基礎上,對刑罰的作用以及刑罰的效果有明確、理性的認識。“合理地把業務過失犯罪的犯罪圈控制在適當的范圍內,既不會遺漏,也不會擴大打擊面。既要強調保障人權,又要防衛社會,‘寬’是趨勢、潮流,‘嚴’是補充、手段”。[17]在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指導下的業務過失犯罪立法之“嚴”體現在,立法時要綜合考量業務過失行為對社會、環境、經濟造成的不良影響,對那些造成傷亡人數多、經濟損失大、社會影響廣泛的業務過失行為堅決作犯罪化處理。對于造成重大危害結果的業務過失行為應當加重其處罰的力度,維護無產階級的統治和良好的社會主義秩序。同時,隨著社會的進步、經濟的發展以及行業的完善,刑事政策之嚴在未來發展的態勢中可能會使我國的立法出現“嚴格責任”。具體來說,在以后的業務過失犯罪立法中,只要具有了犯罪的特定因素,就不考慮從業人員主觀的認識因素,從而將刑事責任直接賦予給行為人。在英美法中有許多這樣的犯罪類型,定罪無需根據主觀意圖,只需根據行為與后果,如環保、食品、電器、藥品等公共福利犯罪。[18]

  在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指導下的業務過失犯罪立法之“寬”,其一,體現在對業務過失犯罪的犯罪圈的限縮中。對于一些風險性與危害性較小的行業(教師的教學等行業),以及雖然有一定的風險性、危害性,但不宜犯罪化的行業(競技體育領域等行業),堅決作非罪化的處理。避免刑法之惡對這些行業不當干預,影響其發展。其二,體現在對刑事程序法的推進中。如上文所述,對于業務過失犯罪畢竟有很多正當的理由減輕業務過失犯罪的刑度。所以,應當吸取這些合理意見將業務過失犯罪中未造成嚴重后果的納入刑事和解程序,2不僅把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作為刑事實體法立法的根基,也作為刑事程序法立法的根基。雖然“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是我國的基本刑事政策,其作為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正當根基起到的是宏觀指導作用,但是,還需要具體的刑事政策予以微觀的細化。所以,對于微觀領域的業務過失犯罪,刑事政策要求主體平等、區分責任。在業務過失犯罪中危害結果通常不僅是單個從業人員的過失所引發,其涉及的其他責任人員較為復雜,犯罪的主體較多。司法實踐中,通常由直接操作人員的業務過失、管理人員的管理過失、監督人員的監督過失混合造成事故的發生。因此,考慮過錯的強弱、事故的成因、主體的職責、危害的結果,區分主體之責任理所應當。立法時對于業務過失犯罪適用的主體不應當僅僅限于事故的引發人,更應該將背后的管理人員、監督人員作為主體。例如,“1994年12月8日發生在我國新疆自治區的克拉瑪依大火案,主要責任人員趙蘭秀應當承擔監督過失責任,這是對管理者的物質配備、人事制度的不完善本身與引發結果之間的關系而成立的監督過失”。[19]如果不讓其承擔責任,從刑法的報應與預防的角度來看都不免失職。所以主體平等、區分責任的刑事政策應當成為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的重要因素。

  “立法,應當以審慎刻意的方式制定法律,作為人類所有發明中充滿最嚴重后果的發明之一而被人類所關注,其具有比火的發現和火藥的使用更加深遠的作用。立法賦予了人類一種工具,一種強大無比的工具,人類為了實現某種法治所需要的工具。但是為了不產生大惡,人類必須學會控制它”。[20]所以,立法者需要在紛雜的社會中找尋業務過失犯罪立法科學性的根基,滿足社會發展之需要,契合人們的社會心理,使我國業務過失犯罪的立法科學性日臻完善。

  參考文獻

  [1] 陳興良.規范刑法學[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3:9.
  [2]林亞剛.犯罪過失的理論分類中若干問題的探討[J].法學評論,1999(3):35-41.
  [3]崔正軍.與業務過失犯罪主體有關的幾個問題的探討[J].法商研究,2002(1):113-119.
  [4]姜偉.論普通過失與業務過失[J].中國人民大學學報,1994(3):103-108.
  [5]馬榮春.刑法立法的正當根基[J].中國刑事法雜志,2013(3):6-14.
  [6]高銘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孕育和誕生[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1:157.
  [7]保羅·H·羅賓遜.刑法的分配原則[M].沙麗金,譯.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2009:212.
  [8]榮格.心理學與文學[M].馮川,蘇克,譯.北京:三聯書店,1987:48.
  [9] 黃榮堅.基礎刑法學(上)[M].臺北:元照出版社,2004.
  [10]趙秉志,李慧織.業務過失犯罪處罰問題研究[J].當代法學,2009(1):81-87.
  [11] にしはらはるお.交通事故と信頼の原則[M].東京:成文堂,1969:14.
  [12]轉引自林亞剛.試論危險分配與信賴原則在犯罪過失中的運用[J].法律科學,1999(2):69-77.
  [13]艾倫·德肖維茨.你的權利從哪來[M].黃煜文,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4:8-9.
  [14]陳興良.刑法哲學[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4:405-406.
  [15]聶立澤,樂丹.過失犯罪中注意能力的判斷標準及業務過失的判斷基點[J].學術研究,2004(10):70-74.
  [16]趙秉志,陰建峰.新中國刑法立法60年———以影響刑法立法的客觀范疇為視角[C]∥中國道路:理論與實踐,第三屆北京中青年社科理論人才“百人工程”學者論壇,154-164.
  [17]陳心歌.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展開[J].北京政法職業學院學報,2006(2):29-33.
  [18]梁根林.刑事法網:擴張與限縮[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110-111.
  [19]陳興良.過失犯論的法理展開[J].華東政法大學學報,2012(4):30-47.
  [20]弗里德里希·馮·哈耶克.法律、立法與自由:第1卷[M].鄧正來,張守東,李靜冰,譯.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00:113.

  注釋

  1參見《中華人民共和國醫療機構從業人員行為規范》,衛生部、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國家中藥管理局聯合印發,2012年6月26日起施行。
  2參見201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288-290條。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email protected]
泳坛夺金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