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相關文章推薦

聯系方式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藝術論文 > 戲劇論文 >
《恩仇記》曲沃碗碗腔的唱腔結構和音韻分析
發布時間:2019-11-22

  摘    要: 曲沃碗碗腔是流行于山西曲沃縣的民間小戲,劇目《恩仇記》是自曲沃碗碗腔劇團成立以來表演至今的優秀傳統劇目。在唱腔上,其充分體現了曲沃碗碗腔柔和細膩的唱腔特色,板式使用上也較為豐富,故筆者將結合此劇目對曲沃碗碗腔唱腔進行分析。

  關鍵詞: 曲沃碗碗腔; 《恩仇記》; 唱腔結構; 音韻分析;

  《恩仇記》主要講述了主人公施子章與鄧家公子鄧炳如的恩與仇。所謂“恩”,是鄧家老爺對施子章的恩情,資助施子章讀書參加科舉;所謂“仇”,是施子章與鄧家公子(施子章的姐丈)之間的仇怨——鄧家公子騙得卜家小姐巧珍芳心,最終卻薄情離棄,名聲敗盡的巧珍無顏見人,卜父因此氣得命喪黃泉,巧珍也自盡喪命。而身為施子章青梅竹馬的卜家丫鬟菊香發誓要找到鄧公子為卜家父女報仇伸冤。這讓為官的施子章左右為難,一邊是老恩公,又是姐丈,一邊是心上人,在恩與仇之間施子章最終秉公執法,判處鄧炳如斬刑。

  一、唱腔結構

  曲沃碗碗腔的唱腔結構為板腔體,《恩仇記》這部劇目共用到慢板、二八板、流水、滾白和尖板五種板式,板式運用靈活。作為全劇第一個高潮的第五場:父終。該場唱腔所使用板式較豐富,有二八板、慢板、流水和滾白,而且該場包含本劇主要角色青衣、花旦、老生的唱腔,故主要選此場次各唱段為例進行分析。

  (一)二八板,二八板是一種說唱板式,一板一眼或一板兩眼,記譜為1/4或2/4。在《恩仇記》第五場中,菊香的演唱為二八板的獨立唱段,六句唱腔均為二八板,表現出了菊香得知小姐受騙后,對小姐的擔憂與傷感。此段唱腔為七字句,首句“季牧”二字為帽子腔,與全句隔開。二八板在此劇第五場還使用了兩次,分別是巧珍和卜父唱段,但這兩段的二八板不是獨立段落。巧珍的二八板唱腔由慢板轉來,后又接流水板,巧珍是對自己苦命的感嘆,表達也是悲傷的情緒。卜父的二八板唱腔在句末也轉入流水,其內心既有悲傷又有對女兒所作所為的悲憤之情。據藝人所述,二八板與流水相連一般是為了推動劇情,屬于高潮部分。

  (二)慢板:慢板是曲沃碗碗腔各板式中速度和節奏最慢的板式,一板一眼,記譜為2/4拍。在《恩仇記》第五場中,在巧珍的慢板唱腔開始前,演員演唱有一句慢板叫板,慢板叫板是演員根據劇情的需要自由加入,為了更好的表現人物性格及情緒,其也與演員的自身嗓音條件有關,有些演員受嗓音條件的限制也可不唱此句叫板,慢板叫板可以稱作是慢板開始的暗示。此段主要是巧珍抒發內心的悲傷情緒,在慢板后接短過門,轉入二八板。其唱詞為十字句,上下句結構,首句上句前三字須唱“帽子腔”,與全句隔開,其余上下句腔句均由兩個腔節組成,且腔節間有小過門相連。
 

《恩仇記》曲沃碗碗腔的唱腔結構和音韻分析
 

  (三)流水:流水為節奏最緊且速度最快的板式,有眼無板,為一拍子板體,記譜為1/4。除此之外,有時根據劇中人物情感可記為散板。在《恩仇記》第五場中,共出現兩次流水唱段,第一次為巧珍演唱,“命赴九幽”四個字表現出被欺騙的痛苦和決心赴死的激動心情;第二次為卜父演唱,“墜我家聲”四字表現出卜父內心的激越,對女兒有辱門風行為的呵斥,情緒激動,手舉拐杖欲打巧珍。該場出現的兩次流水都接于二八板的末句,并不是獨立段落。在介紹二八板的時候也提到過,二八板與流水連接出現常常是為了推進高潮,這點與《恩仇記》劇情確實符合。在《恩仇記》第五場中,兩段流水唱腔均為散唱,節奏自由,演員可根據情感自由發揮。

  (四)滾白:滾白為散板唱腔,無板無眼,節奏很自由。《恩仇記》第五場滾白唱腔出現在本場最后,由巧珍演唱,卜父的去世讓巧珍遭受雙重打擊,她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悔恨,連著四句哭訴的唱腔將巧珍痛苦欲絕的情感表現得淋漓盡致。

  (五)介板:介板也為散板唱腔,無板無眼。以《恩仇記》第十場菊香演唱的介板唱腔為例,在第十場中,介板作為二八板的引句出現,奠定感情基調,引出菊香的悲壯和對鄧公子的憤恨之情,即使赴湯蹈火也要為卜家父女伸冤的決心。

  二、音韻分析——十三轍韻的運用

  曲沃碗碗腔唱腔使用的是“十三轍韻”,不同的韻部有不同的藝術表現力。《恩仇記》第五場的唱段中共涉及到六個韻部:

  (一)言前轍:丫鬟菊香開頭演唱的六句唱腔,“季牧巷內都找遍,也無姓王住內邊。事隔又是一月半,雙身人兒實可憐。小姐受了那賊騙,不知受罪到哪天。”其尾字韻轍均為言前轍,都以-n為韻尾,開口度不大,響度也較弱,一般適用于表達較為安靜或沉思之情。此段為丫鬟菊香意識到小姐巧珍被騙后的內心活動,為小姐的處境憂愁,陷入沉思,為小姐的今后所擔憂。

  (二)姑蘇轍:僅在巧珍慢板叫板“我好苦”及二八板起句,“一失足變成了遺恨千古”兩句中出現,尾字韻轍為姑蘇轍。在“苦”“古”二字中,元音“u”在發音位置上靠后,屬圓唇音,音色其音色略顯暗悶,適用于表達凄苦、悲傷、哭訴之情。

  (三)油求轍:巧珍的慢板及二八板唱腔、尾字唱腔均為油求轍,“爹爹知他豈肯與我罷休,閨閣女做此事人世難留,倒不如命赴九幽。”這些尾字讀音舌位在中央偏后上方,音色較為柔和,響度適中,適用于抒情、說理的唱段。此段中,巧珍抒發著內心的憂愁,道出樁樁心事,心中的苦悶無人能解。巧珍的此段唱腔共用到姑蘇轍和油求轍兩種韻部,板式上慢板與二八板結合,以豐富的音樂表現巧珍的悲傷之情。

  (四)中東轍:在老生卜父的唱段中,“只說你知禮儀閨閣貞靜,誰知你傷風化敗壞門風。我卜家書香人鄉里名重,到如今玷先祖污辱門庭。氣上心打死你不孝逆種,我怎忍不孝女墜我家聲。”六句唱腔的韻尾均為中東轍。中東轍口腔開口度較大,用鼻腔產生共鳴,音色稍悶暗,不夠明亮,常常用于表現悲憤、凝重的氣氛。該段卜父見女兒欲上吊自盡內心萬分悲痛,但對其有辱門風的作為深感憤怒,中東轍韻的使用恰好將卜父的此種心情表現出來。

  (五)人辰轍:人辰韻在發音上雖有鼻韻,但開口度都不大,如“陰”字屬于齊齒呼,抒情和敘事均可,但一般表達的情緒較平緩。巧珍演唱的這兩句是在抒發內心的悲痛心情,此時的情緒不是很激烈,是對自己行為的反思與自責,也是對殘忍現實的一種描述,為后一句“一路見閻王”高亢的情緒做鋪墊。

  (六)江陽轍:江陽轍與中東轍類似,屬同類,在發音上開口度大,均由鼻腔產生共鳴,但在音色上要比中東轍更為響亮,常用以表現高亢豪邁、雄壯有力的情緒。江陽轍出現在巧珍滾白唱段的最后一句,表現出巧珍被人欺騙、痛失父親之后痛苦欲絕的心情,一句“咱父女一路見閻王”在演唱上豪放有力,更是表現出對生活的絕望和赴死的決心。綜上所述,十三轍韻的每一個韻部都有其獨特的藝術表現力,在唱詞創作的過程中,韻尾的使用要將其自身的藝術表現力充分發揮,更要結合劇情及人物性格特點使用恰當的韻尾,如此才能使唱詞更好的傳情達意。

  三、結語

  對戲曲的唱腔分析對于戲曲的傳承和發展有著重要的意義,結合目前學界對于戲曲唱腔分析研究成果,唱腔的分析不僅包括板式的特點,還應該包括戲曲的文化意義、唱詞特點、演唱特點等內容。

  參考文獻

  [1] 邱建平.曲沃碗碗腔[M].曲沃縣文化體育局、曲沃縣碗碗腔劇團,2007.
  [2]游汝杰.地方戲曲音韻研究[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
  [3]張泓.碗碗腔研究[D].上海戲劇學院,2008.
  [4] 岳甜.曲沃碗碗腔的研究[D].山西大學,2012.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email protected]
泳坛夺金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