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相關文章推薦

聯系方式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藝術論文 > 書法論文 >
園林書法的類型、藝術特征及其價值
發布時間:2019-11-18

  摘    要: 江南園林是中國私宅園林的代表,書法是體現其文人特性的重要方式。園林書法除了體現書寫者本身的書法風格特色外,更注重個人真情實感的抒發與環境的和諧,內容博雅、書體多樣、用色豐富、形制多姿,具有獨特的藝術性。同時,園林書法中凝聚了文字、生活、社會風尚等多重歷史文化意蘊,其文化價值值得重視與進一步挖掘。

  關鍵詞: 江南園林; 園林書法; 藝術性; 文化價值;

  以蘇州古典園林為代表的江南園林是江南文化的一張名片。它是中國私宅園林的代表,主人多為文人,其不同于皇家園林、寺廟園林的最大特點就是文人氣。書畫是園林傳情達意的重要方式,尤其是書法,遍及各個角落,散發出濃濃的書卷氣。當人們徜徉在移步換景的亭臺樓閣間,仿佛就是在欣賞一場最具情境感的書法展覽。

  一、園林書法的類型

  漫步在大大小小的園林,隨處可見各種形式的書法,有室內懸掛的卷軸、匾額、楹聯、品題性石刻、磚刻和書條石等。它們或高懸于門楣,或環抱于廊柱,或鑲嵌于粉壁,或鐫刻在崖石。根據內容來源大致可分為品題和墨寶兩大類。

  品題類書法主要表現為園林中的匾對題刻,大多出自名家之手,放射出巨大的藝術魅力。園林中的每個建筑幾乎都有題名,將題名裝置起來成為匾額,大多掛在建筑明間后部上方或門之梁枋處,多為橫長方形。對聯、楹聯更是江南園林書法的大宗。置于中堂兩側,稱為堂聯;也有置于居室洞窗左右,與窗外蕉竹湖石等自然之景相映照。楹聯又稱抱柱聯,懸掛于門廊或室內兩側柱上。傳統建筑的梁柱式結構為楹聯裝飾提供了便利。磚額則多嵌在園林門樓或側邊洞門之上,或含寓意,或做引景,常用四字分刻兩首或刻在門宕的正反門楣上,內容如“延爽”“巖扉”“松徑”等。以建筑形式的不同分類,又有亭額、軒額、洞門額、牌坊額等。牌坊額往往位于園林空間的最前端,標明位置,引領景點,如滄浪亭“滄浪勝跡”牌坊。但江南園林多數比較低調,以偏為勝,外觀與普通居民住宅并無二致,因此牌坊不多見。園林室外壁廊間偶爾有碑亭,內容多為紀念性的書法遺跡,如滄浪亭御書亭、怡園董其昌詩碑亭、獅子林文天祥詩碑亭等。另外,園林中還有少量的摩崖刻石,如留園的“一梯云”“冠云峰”,滄浪亭的“流玉”,怡園的“東安中峰”等。佇立其前,雖不是崇山峻嶺、層巒疊嶂,但使人有咫尺千里之想。最初的園林,尤其是明清時期,室內陳設必有主人喜歡或收藏的書畫,因為歷史的原因,室內懸掛的書法作品已不能恢復原貌,現在可見的多為清代或近現代的書法家作品,但在內容、幅式上力求與室內的陳設、主題等相符,使得室內整體更顯雅致。

  墨寶在園林中主要體現為書條石。古代文人不僅自己對書畫頗有造詣,有經濟實力的往往還酷好收藏,如宋代書畫家米芾有珍藏晉代名人法帖的寶晉齋、元代倪云林有清閟閣、明代文徵明有停云館、清代怡園顧文彬祖孫有過云樓等,都享有盛譽。明清以來的匯刻集帖之風更是大盛于世,江南園林的主人多為文人,堪稱其中的代表。他們將這些墨寶鐫刻下來,置于園中,嵌于壁間,增添書香雅韻。園林中或多或少都有書條石,凝聚了自晉至清的眾多名家書法,盡展真、草、篆、隸、行各書體之美。漫步其間,仿佛徜徉在悠悠的書法歷史長廊。例如蘇州園林中留園、怡園、獅子林的書條石最為豐富與著名。留園以《淳化閣帖》為多,后來又補入《玉煙堂》《戲魚堂》等帖。園子四個景區以700多米長的長廊相連,沿著長廊嵌著歷代名家石刻370多塊,匯聚了二王法帖、褚遂良書《詩經》、蘇軾書《赤壁賦》、文徵明書《蘭亭詩》、董其昌書《洛神賦》等著名作品。怡園書條石稱“怡園法帖”,現存有王羲之、懷素、米芾等名家石刻101塊。獅子林古五松園西南廊壁兩面嵌置《聽雨樓藏貼》書條石67塊。無錫寄暢園有乾隆御賜園主的《三希堂法帖》20卷,加上家藏的秦觀、范成大、沈周、邵寶、唐寅、祝允明、文徵明、董其昌等名家墨跡摹勒上石,稱“寄暢園法帖”。
 

園林書法的類型、藝術特征及其價值
 

  二、園林書法的藝術性

  曹雪芹在《紅樓夢》十七回中借賈政之口說:“若干景致、若干亭榭,無字標題,任是花柳山水,也斷不能生色。”道出了書法在造園中的重要作用。書法點綴于園林內飛檐翹角的亭臺樓閣,明麗多姿的寵柳嬌花,巧奪天工的假山池沼之間,畫龍點睛又相得益彰,以藝術之美增色園林的情韻。

  一是書體多樣而合景。園林中的書法,真、草、篆、隸、行都有,各種書體自有其審美特色:篆書古意盎然,隸書古樸大方,楷書整齊莊重,行書流動俊美,草書靈活率意。除了書條石上的法帖書體完備,讓人可以從藝術本身去領略不同的書體風采外,各種品題在字體的選用上也充分考慮到了其場合與書體所傳達出的美。如廳堂這類比較肅穆的建筑,匾額通常用楷書和行書,如滄浪亭“明道堂”(圖一)、網師園“清能早達”、拙政園“遠香堂”等。亭子、長廊這些明快的建筑所用書體比較靈活,以輕快的行書為多。抱柱楹聯以行、隸、篆為主,表現撰者所長。篆書線條優美、古意猶存,但不太容易辨識,因此往往用在磚額、摩崖石刻上,如滄浪亭“流玉”(圖二)、環秀山莊“飛雪”,倒也與流動的水泉相應,增添了幾分飛動飄逸。草書省簡難認,但又最易抒發書寫者的性情,因此一直深受書家的喜愛,但放在品題上就不太合適,故少見,在室內懸掛的作品中有。不同的書體之美,同一書體出自不同書家的風格之美都豐富著人們的視覺,亦有移步換景之妙。

  二是用色豐富而和諧。傳統書法創作字體以墨色為主,少量有朱色和金、銀色,藉紙的底色或裝裱點綴整幅作品的色彩。園林地處粉墻黛瓦的江南,園主追慕淡然超逸的生活,園林營構也以黑白色為基調,輔以深紅或栗殼色的建筑,整體的格調清新淡雅。園內書法除傳統用色外則要豐富得多,尤其是牌匾楹聯,刻字內通常嵌朱、青、綠、黃等顏色,或淡雅莊重或輝煌燦爛,但無論哪一種,都不顯得突兀,而是與典雅的室內環境、建筑風格以及綠樹碧水的自然環境和諧一致。

  圖一:蘇州滄浪亭明道堂
圖一:蘇州滄浪亭明道堂

  圖二:蘇州滄浪亭摩崖石刻“流玉”
圖二:蘇州滄浪亭摩崖石刻“流玉”

  三是形制多姿而雅致。傳統的書法幅式有條幅、橫披、扇面等十種,不可隨意創新。但園林書法的裝幀形式則顯得多姿多彩,尤其是室外的書法,突破了常規的幅式而別出心裁,如蕉葉形、書卷形、折扇形、古琴形(圖三)等,令人賞心悅目。這些形制不僅與周圍景致應和,而且多是文人喜愛之物,同樣透出文人雅韻。

  四是用意傳情而巧妙。“書為心聲”,書法于古人而言是一種日常書寫,本是文人書齋中事,美文書札、賦詩酬唱,可謂無事不可書。江南園林是“凝固的詩”“立體的畫”,將書法置于一個詩情畫意的立體場境中呈現,使其掩映于藍天白云之下、桃紅柳綠之中,主人或書者更加注重與環境兩相得宜,生發新境。如以書法點題,抒情言志。中國園林從唐代司空圖的休休亭開始初露主題端倪,到宋代即出現大量的主題園,現存的江南園林都是主題園,從園名、各處的題額都體現出園林主人的情志。如拙政園灌園鬻蔬即“拙者之為政”也,三個古樸的隸書表達出王獻臣遭貶后索性以種花蒔草為正事,簡遠淡泊、頤養心志。主廳堂行楷“遠香堂”表達出園主追慕荷花香遠益清、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或以書法補壁,打破單調。園林中的長廊悠悠,獨留粉墻未免單調,嵌上一方方書條石后既很巧妙地破除了此種不足,又可以使這些刻石免除日曬雨淋的侵蝕,一舉兩得。更多的書法則是巧妙點景,深化意境。人們漫步園內,因為書法的激發,可以突破眼前所見,遄思飛揚,領略到更加豐富的意蘊,擴展了無限意境。如拙政園中部水中小島土山頂上的雪香云蔚亭內懸一匾額,上有明代倪元璐撰書“山花野鳥之間”。站在亭子里四望,假山上遍植梅花、箬竹等花木,整個中部花園的山光水色盡收眼底,春花秋葉,鳥鳴清幽,此景加上此書點撥,自然使人產生遙思,恍然置身于深山林壑中,盡享郊野之趣。

  圖三:蘇州獅子林“對照亭(又名打盹亭)”古琴式對聯
圖三:蘇州獅子林“對照亭(又名打盹亭)”古琴式對聯

  三、園林書法的文化價值

  江南園林不僅是藝術的載體,更是文化的積淀。園林書法是這些文化的締造者之一,又是記錄者。

  一是體現文字之美。書法是以漢字為表現對象的獨特藝術。中國文字兼具音形義三美。唐代張懷瓘說“仰觀奎星圓曲之勢,俯察龜文鳥跡之象,博采眾美,合而為字,是曰古文。”1漢字從誕生伊始就具有了藝術性,魯迅也說,漢字有三美,“意美以感心,一也;音美以感耳,二也;形美以感目,三也。”2這種文字之美因為出自品題者的真情實感,因為與園景的相融相生而使人更能真切地感受到,墨色與文采齊飛,藝術與意蘊并美。

  園林中的品題或摹景貼切、或凝練詩詞、或化用典故,在有限的字句中蘊藉豐富,值得玩味再三。“四壁荷花三面柳,半潭秋水一房山”(圖四)是拙政園荷風四面亭的楹聯,聯含一二三四序數,一房、半潭、三面、四壁;描繪了四季之景:“一房山”指樹葉枯謝、山形倒影池中的冬景,“半潭秋水”指秋景,“三面柳”指春景,“四壁荷花”乃夏景。14個字不僅貼切地描繪了亭子四周的景物,而且還讓景物流動起來,拓展到一年四季的變化,可謂“言有盡而景無窮”。網師園看松讀畫軒的抱柱聯“風風雨雨暖暖寒寒處處尋尋覓覓,鶯鶯燕燕花花葉葉卿卿暮暮朝朝”是回環聯,正讀倒讀都可以。聯文把形、色、聲、情集于一體。風吹落葉,雨打芭蕉,春暖冬寒,到處尋幽探芳;鶯鶯嬌軟,燕子輕盈,紅花綠葉,男歡女愛,一片明媚秀麗的風光。3聯中詞語來自人們熟悉的詩文人物,如李清照《聲聲慢》、元稹《會真記》、趙飛燕等等。音韻柔和回環,讓人再三涵詠回味中國文字的無窮妙處,心生情愫。“清風明月本無價,遠山近水皆有情”是滄浪亭石柱上的一副對聯,為清代梁章鉅集歐陽修、蘇舜欽詩句。上聯出自歐陽修長詩《滄浪亭》,合蘇舜欽以四萬青錢買園之事。蘇軾《前赤壁賦》有“唯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下聯出自蘇舜欽《過蘇州》。此聯既概寫了滄浪亭雖近鬧市,有若村郭的自然景色,又與園主關系密切。整幅對聯對仗工整,渾如天成。清風明月、遠山近水,風月無邊、山水有情,融景美、詩美、人格美為一體。

  二是體現生活之美。透過園林書法,我們可以一窺園林主人們昔日精雅的書香生活和詩意的生命狀態,甚至是江南的社會風尚。

  江南園林多為失意的官宦、隱逸的名士或者富有學養的富商“大隱隱于市”的憩息綠洲。他們在園門一閉、隔絕塵寰的小小天地中風雅生活。雅集聚會、飲酒品茗、賞花吟詩、品鑒書畫,書法不僅是審美的對象,更是這些場景的實錄者,它們穿越歷史的時空,將這些園居生活的情趣悄悄地向今人傳達著。留心一下書條石上的內容,有歷代名家法帖舊拓、有名人卷冊書札真跡、有文人間往來雅集的詩作酬唱、有園記等,十分豐富,如“怡園法帖”“寄暢園法帖”等書條石中的大部分內容都出自園主家藏。園主在日常生活中閑庭信步,或朋友雅集徜徉于山水廊間細細觀摩,探討欣賞,是件多么隨性的樂事。有時園主將自己日常生活中或與朋友雅集酬唱的吟詩作文錄下摹刻上石,也不失為他們風雅生活的實錄,充滿了文學氣息。弘治初年,許國用得到倪瓚《江南春》手跡,引起吳中文人爭相唱和。怡園中有一方書條石上就呈現了這樁雅事,刻錄了文徵明、唐寅的和詩。文徵明有兩首和詩,前面一首當作于事件當時。而三十年后再和的緣由,他在詩后的跋中說道:憶起當時和諸公一起唱和,苦于韻險,而石田先生(沈周)當時已八十有余,卻四和之,才情不衰,令大家驚嘆,一晃先生去世二十年,而他自己也老了,正好展誦先生遺作,有感兩和之,“非敢爭能于先生,亦聊以致死生存歿之感爾”(此書條石位于蘇州怡園碧梧棲鳳館東側墻上)(圖五)。一段文字,不僅充滿了文徵明對老師的尊敬與追憶,也充滿了對世事光陰的感慨,將一樁文人間的雅事留于世人。而唐寅一首《江南行》:“人命促,光陰急,淚痕漬酒青衫濕。少年已去,追不及,仰看烏沒天凝碧。鑄鼎銘鐘封爵邑,功名讓與英雄立。浮生聚散是浮萍,何須日夜苦蠅營。”同樣是晚年對人生光陰的一番感慨。明代聶大年是江南才子,書畫名家,書法兼歐陽詢、李邕、趙孟頫之長,又自成一格,流暢俊爽,有清淡之趣,吳越中極愛珍藏他的詩文書畫,現存世書作極少。怡園書條石上有他的詩作書札,其一:“今日得名酒,薄言自斟酌。吾生如寄耳,微官乃見縛。無計等粱肉,有腸但藜藿。家人具筍脯,娣孺相酬酢。取醉豈偶然,盡觴聊兀若。泛觀宇宙間,孰悟孰與覺。功名一土苴,文字付糟粕。有酒固可喜,無酒亦不惡。昨日良足悲,今日且可樂。陶令歸去來,余生任冥漠。”(此書條石位于蘇州怡園西南角長廊壁間)放任性情、灑脫自得、仰笑宇宙間的隱士情懷不僅是大年的寫照,也是園林主人心底的一抹情懷。

  圖四:蘇州拙政園荷風四面亭
圖四:蘇州拙政園荷風四面亭

  三是體現社會風尚之美。江南園林書法也是打開江南歷史,尤其是明清歷史的一扇窗,折射出當時的諸多社會風尚。

  1. 書畫藝術名家輩出。明代起江南成為全國的經濟文化中心。中期崛起的“吳門書派”,成為明代書壇的中流砥柱。前有徐有貞、沈周、李應禎、吳寬、王鏊等人為先導;至祝枝山、文徵明達到高潮,奠定局面,與陳淳、王寵一起被稱為“吳中四名家”;祝枝山和文徵明的后輩及學生很多,綿延后續。除此以外,還有唐寅、王守仁、豐坊、王問等,共同構成了吳地及其周邊地區欣欣向榮的書法局面。而明清兩代蘇州狀元進士輩出,這一群體的書跡也很有特色。江南園林中這些書家、狀元的書法尤多,充分體現出區域特色。如怡園、留園都有狀元石韞玉書法的刻石,幾乎每個園內都能見到文徵明、唐寅等的墨寶。

  2. 收藏賞鑒蔚然成風。收藏賞鑒藝術似乎也是古代文人標明身份的一種重要手段。從明代起,江南藏帖刻帖便成為風尚,越來越多的文人、書畫家參與其中,華夏、沈周、文徵明父子、祝允明、唐寅等都是收藏家。他們本身長于書法、精于鑒別,對選帖、鐫刻要求高,如華夏《真賞齋帖》、文徵明父子《停云館帖》、章藻《墨池堂選帖》等。園林內的書條石多是園主舊藏,如留園、怡園、寄暢園等的書條石便可以見出昔日園主的收藏之精、之豐。

  3. 鐫刻工藝高手疊出。明代的蘇州創造了碑刻文化的鼎盛期,書法碑刻制作是蘇州碑刻的典型特色。園林書法,尤其是書條石多以鏤刻保存展示,故而江南園林又稱得上是古代刻字書法的展覽館,其精湛技藝與素樸風格,在增添園林美的同時,也可為當代刻字藝術家們所取法。這些書法鐫刻,不論篆隸楷行草,都能曲盡其妙,顯示了蘇州刻工高超的雕刻技藝。蘇州鉤摹鐫刻高手輩出,如章文(簡甫)、章藻、章懋德、章鍔、章田、吳鼒、吳應祈和吳士瑞父子、袁治等,文徵明、文彭、文嘉父子均是鉤帖高手,無錫華夏《真賞齋帖》就請文徵明鉤摹、章文刻石,邢侗《來禽館帖》出自吳應祈父子之手。這種風尚一直到清代不絕,“刀筆精良”的蘇州刻工享有盛譽。比如怡園書條石中留下名姓的刻工有吳應祈、吳鼒、漁洋謝氏、萬文韶、伏靈芝。萬文韶和伏靈芝都是唐代善刻碑者,萬文韶尤其善刻褚遂良書法。伏靈芝刻李邕《唐少林寺戒壇銘有序》,也有學者認為伏靈芝是李邕的托名。另外三人都是蘇州的刻帖高手,能細致入微地表現原作風貌。4

  圖五:蘇州怡園內文徵明、唐寅《江南春》和詩書條石,文徵明詩后有一段題跋
圖五:蘇州怡園內文徵明、唐寅《江南春》和詩書條石,文徵明詩后有一段題跋

  昔日的園林主人將書法真正融入自己的生活,成為展現其風雅生活情趣的重要形式。園林書法除了體現書寫者本身的風格特色,更注重個人真情實感的抒發與環境的和諧,使其藝術魅力歷久彌顯,而園林因書法亦更增情調。同時,園林書法中凝聚了文字、生活、社會風尚等多重歷史文化意蘊,其文化價值值得重視與進一步挖掘。

  注釋

  1張懷瓘.書斷[M]//歷代書法論文選.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1979:157.
  2魯迅.漢文學史綱要[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6:2-3.
  3曹林娣.蘇州園林匾額楹聯鑒賞[M].北京:華夏出版社,2009:48.
  4邱文穎.“怡園法帖”中的筆墨世界——兼論蘇州園林書法的保護與傳承[J].蘇州教育學院學報,2013(2):28.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email protected]
泳坛夺金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