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藝術論文 > 書法論文 >
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中書法藝術的運用
發布時間:2019-11-18

  摘    要: 書法與武術都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修身養性”在這二者之中可得到很好的體現。將中國書法應用于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中,以求更好的傳播中國傳統文化,在增加武術表演服裝藝術性同時,展現中國武者的民族氣節。

  關鍵詞: 武術; 表演服裝; 書法; 服裝設計;

  Abstract: Calligraphy and Wushu are both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the "cultivation and self-cultivation" in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can be well reflected in the two. In this paper, Chinese calligraphy is applied to the design of Wushu performance costumes in order to better disseminate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to increase the artistic style of Wushu performances while demonstrating the national integrity of Chinese warriors.

  Keyword: Wushu; performance costume; calligraphy; Fashion design;

  武術作為中國傳統體育的代表,從1957年被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列為正式比賽項目,到1990年武術被列為第十一屆亞運會正式比賽項目,再到2008奧運會將武術列為特設項目,武術已經從方方面面深入人心。近年來,中央電視臺對武術的探究與宣傳也呈遞增趨勢,中央電視臺連續播出關于中華武術的定位:武術不僅僅是一項強身健體的體育運動,更是傳統文化,民族氣節甚至是民族之魂。

  書法是中國傳統藝術的明珠麗璋。無論是書法的筆墨、線條的設計,構圖的章法,意境的表達,都具有獨特的藝術語言。中國書法與武術自古以來相互影響,武術是太極,書法也是太極。它們是一種文化的兩個演化,兩個演化又促進了一個文化的發展[1]。將書法與武術表演服裝緊密的聯系在一起,既能弘揚中國傳統藝術,又能在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中創新,為武術產業發展提供動力。

  1、 中國書法藝術

  《辭海》對“書法”一詞作了如下定義:“中國傳統藝術之一。指用中國圓錐形毛筆書寫的漢字(篆、隸、正、行、草)的法則。”中國的“書法藝術”興始于漢字的產生階段,“聲不能傳于異地,留于異時,于是乎文字生。文字者,所以為意與聲之跡。”因此,產生了文字。書法藝術的第一批作品不是文字,而是一些刻畫符號——象形文字或圖畫文字。[2]漢字的刻畫符號,首先出現在陶器上。最初的刻畫符號只表示一個混沌的概念,沒有確切的含義。漢字書法為中國文化的獨特表現藝術,被譽為:無言的詩,無形的舞;無圖的畫,無聲的樂。

  2、 武術表演服裝

  武術服裝是指武術運動愛好者、研習者在進行武術運動時所穿著的服裝。[3]表演服裝指利用裝飾、象征意義,直接形象的表明角色的性別、年齡、身份、地位、境遇、氣質、性格等,并烘托出其藝術氛圍。通過對相關文獻的整理歸納,在本文中將武術表演服裝定義為:武術運動愛好者、研習者在進行武術運動時,通過有意識的裝扮改變其日常形象及演練效果,并將武術技藝和傳統文化表現出來時所穿著的特定的服裝。
 

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中書法藝術的運用
 

  3、 中國書法在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中的審美價值

  3.1、 書法線條美在武術表演服裝中的體現

  書法字體,尤其是行書草書,本身就是一種運動的流動美。武術在表演上也被稱為舞術。宗白華先生將書法比作舞蹈,強調的也是它的動感美:“中國書法本是一種類似音樂或舞蹈的節奏藝術”。“一幅字就如生命之流,一回舞蹈,一曲音樂。書畫都通于舞。”以太極表演服為例:肥碩寬大的袖口與褲腿加上無束腰的設計,使武術運動研習者、愛好者在表演招式套路時表現出如書法行書般流暢的動感美。[4]

  《中國書法的美學思想》一文中講到:“衛夫人筆陣圖里:點如高峰墜石,磕磕然實如崩也。”一點成為從高山上墜落的石子,正是形容其“力”。上海書法家方敬認為:“書法武術同源,兩者都是力的表現,力的美。《孫過庭書譜》中有一句話:”初學分布,但求平正,務追險絕;既能險絕,復歸平正”。書法講究布局,書法用筆要求每一筆的用力都要到位,力道要恰到好處。練拳同樣講究,無論出拳,收拳都要到位,力度要適中。[5,6]在武術表演服裝中,這種力量美體現在面料中,例如,織數較高的棉、麻,或其他挺括的面料。

  3.2、 書法空間美在武術表演服裝中的體現

  (1)主次分明

  武術服裝設計強調主次分明,切勿喧賓奪主,書法的書寫要求亦是如此。書法中主次較難區分,例如作品需要五行字,哪一行是“主”?哪一行是“次”?很難定奪,需要靠書法家個人的經驗與審美來決定。武術表演服裝在設計過程中也需要考慮主次,在這里,服裝的舒適性為“主”,如在服裝的關節位置選用透氣的網狀面料,便于武術運動研習者快速揮發運動過程中產生的汗液。設計等其他性能為“次”,如在服裝的袖口、胸口、底擺等位置進行刺繡或其他裝飾,選擇與衣服本身對比較小的顏色,以免將觀賞者的注意力分散到武術表演服裝上,而忘記觀賞武術表演本身。

  (2)虛實合理

  在書法書寫構圖中,虛實關系即為留白區域與書寫的字體。所謂“計白當黑”“虛實相生”,講的就是虛實分布要得當。前人講:“字畫疏處可以走馬,密處不使透風,常計白以當黑,奇趣乃出。”在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中,可以將服裝寬松的部分為虛,貼身的部分為實,結合不同材質的面料,通過皺褶、鏤空、編織等多種手法對面料進行二次設計,營造出新的空間感。[7]

  (3)和而不同,相互包容

  “和”指的是:矛盾、差異二者相互融合;“同”指的是:沒有矛盾,沒有差異。王羲之在《蘭亭集序》中一共寫了二十個“之”字,每一個都不相同,簡單來說就是隨類賦形,因勢生形,字字相生。因為一個同樣的字,所處的環境、位置不同,為了和上下、左右、周邊的環境,在保持自己獨立的個性的同時,而要和周圍做到和諧統一,這樣的情況下就會產生同字異形的情況,但這也正是求同存異的過程。矛盾是對立統一,并在一定情況下可以轉化。正因有矛盾、差異的存在,才能促使事物本身不斷的變化與發展。設計的過程即為創造“矛盾(問題)”至解決“矛盾(問題)”的過程。如何能衡量好武術表演服裝設計的度,使設計與實用性二者相互包容,使之成為一件二者兼顧的完整的作品,是設計師在設計過程中需要著重考慮的問題。

  3.3、 書法意境美在武術表演服裝中的體現

  “意境”是中國傳統美學中非常重要的范疇。它是主觀范疇的“意”與客觀范疇的“境”組合而成的一種藝術境界。[8]劉紀綱在《書法美學簡論》中談到:“成功的書法作品應該書每個字的用筆和結構都是美的,同時全幅又組成為一個整體,集中體現出一種美的意境。”在武術表演中,不同的招式套路呈現的意境也大不相同。行云流水般的太極拳,簡練快速的詠春拳,拳勢剛烈的南拳等,都給觀賞者帶來不同的感受。《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中有一段文字:“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猶如后羿射落九日,舞姿矯健敏捷,恰似天神駕龍飛翔。”字里行間表達出舞劍者的飄逸柔美,給觀賞者制造出不同尋常的意境美。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也應配合不同流派,不同時期,不同地域的拳種,或是肥碩寬大,或是束腰修身。武術表演服裝作為一種文化內涵的載體,在武術運動表現過程中,使武術運動研習者、愛好者對武術運動有更深刻的了解,為武術運動傳播增光添彩。

  4、 中國書法在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中的表現形式

  4.1、 刺繡

  刺繡亦被稱作針繡,是中國民間傳統手工藝之一。在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中加入書法刺繡,會給服裝起到裝飾效果的同時,增添武術表演服裝的多樣性,也為服裝本身增添了價值。與印染相比較,刺繡的書法字體更具有立體感,這類書法藝術應用在服裝中的案例有很多。書法藝術家董陽孜策劃的《讀衣時尚設計展》每年都會以文字為主題,請六位服裝設計師,設計三十組作品,推廣書法文字藝術,發揚中華文化。其中臺北的設計師蔡宜芬以時裝禮服制作之法,結合珠工刺繡與蕾絲,藉由材質與剪裁,呈現出穿透于真實與虛無的空間感。[9]

  4.2 、手繪

  手繪指的是在不影響武術表演服裝使用的基礎上,設計師或畫師通過繪畫為其增添藝術性。這一類裝飾手法一般用在定制武術表演服裝中,特點是具有較強的創作自由性,且繪畫形式多種多樣,可以根據定制者要求進行選擇,繪制出獨一無二的服裝。書法手繪想要達到較強的效果需要有經驗的書法家完成,價格較高,耗費時間精力較大,所以不能大批量生產。手繪顏料的選擇僅僅局限于:紡織顏料、手繪專用顏料及丙烯顏料。這三類顏料各有優劣:紡織顏料及手繪顏料在清洗后,會產生不同程度的脫色,如若是淺色面料還容易被污染;丙烯顏料不會產生水洗脫色的情況,但使用丙烯顏料繪制后的面料會變硬,影響書法字體效果,且顏料本身比較厚重,很難表現出墨汁暈染、枯筆筆法等書寫效果。

  4.3、 數字噴墨印花

  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與發展,紡織品行業的進化技術也在不斷提高。從傳統的打印逐漸發展轉變為數字噴墨印花。與傳統絲網印花、熱轉印或手繪相比較,數字噴墨印花精細度更高,將過度更自然,能將書法字體中很多筆法效果、墨汁暈染效果表現出來,并且數字噴墨印花制作過程高效、便捷,適用于武術表演服裝批量生產。設計師可以根據不同武術表演服裝的風格選擇不同的書法字體進行搭配,通過數字噴墨印花的方式應用到設計當中。這樣既提高了武術表演服裝設計的審美,同時還提高了武術表演服裝的生產效率。在武術表演服裝設計中也可利用數碼噴墨印花與其他表現形式相結合,可以更立體化、全面化向大眾展示中國書法文化。

  4.4、 面料再造

  圖1 中國書法在服裝設計中的應用
圖1 中國書法在服裝設計中的應用

  面料再造指的是設計師根據設計的需要,在成品面料上進行二次設計,例如:堆積、抽褶、層疊、編織、挖空等改變其原有的面料形態,創造出一種新的藝術效果的面料。這種表現手法一般用在武術表演服裝的定制當中,設計師所做出的面料的設計是獨一無二的,且很多具有不可復制性,價格較其他刺繡、手繪等高很多。設計師陳劭彥在《讀衣時尚設計展》中運用面料再造的手法,將書法家董陽孜的點墨書體拆解放大,對面料進行不同寬窄、色澤、質感的壓褶,以此表達墨濃淡潤燥的深淺層次。武術表演服裝在未來的設計中,也可以多運用新的創造手法,設計出讓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5、 結語

  中國書法與武術互相滲透。武術是以套路動作為主,通過有規律的招式運動來表現記憶。書法中行書、草書的線條組合、運動變化,也如武術的招式一般,書法的一點一劃講究變化,武術的一拳一腳也講究變化。中國書法藝術蘊含豐富的精神文化內涵,需要被保護和傳承,同時書法文化的傳播對推動我國傳統文化傳播也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武術作為一種體育運動形式和寶貴的文化遺產,在傳播的過程中必然離不開武術表演服裝為其增光添彩。書法藝術與武術表演服裝二者相結合,能更多地吸引大眾的目光,把中國武術更好的傳播到世界各處。

  參考文獻

  [1]吳帆.淺議書法與服裝的融合[J].祖國,2017(3):77-77.
  [2] 張同印.隸書產生的書法意義[J].書畫世界,2001.
  [3]孫立.淺析中國書法元素在平面廣告設計中的應用[J].吉林廣播電視大學學報, 2018(5):99-100,103.
  [4]趙紅.中國書法與現代字標設計[J].設計,2017(17):140-141.
  [5]楊琦,王萍.中國書法在現代設計中的應用[J].戲劇之家,2018(7):124-124.
  [6]吳世新.中國歷史上最早在生宣紙上揮毫的書法作品——兼論中國生宣紙的藝術特性[J].中華紙業,2017(17):97-98.
  [7] 包洪鵬.淺析中國古代帝王對書法發展的辯證影響[J].今古傳奇:文化評論,2017(1):38-39.
  [8]張道鑫,沙艷文,王崗.中國武術“道”之詮釋[J].體育科學,2018(6):84-90.
  [9]王利利,路由.論中國書法與現代設計的創新性融合[J].美與時代,2017(2):17-19.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email protected]
泳坛夺金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