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醫學論文 > 臨床醫學論文 >
探討血小板體積參數監測對冠心病的早期診治及病情評估的意義
發布時間:2019-05-31

中文摘要

  背景:冠心病(Coronary artery disease,CAD)是危害人類健康及生命的主要心血管系統疾病。動脈粥樣硬化(Atherosclerosis,AS)是冠心病發病的重要環節,血小板參與粥樣斑塊的發生發展。血小板體積參數包括平均血小板體積(mean platelet volume,MPV)和血小板分布寬度(mean platelet distribution width,PDW),共同反應血小板的粘附聚集及活化能力。血小板體積參數的定期監測對冠心病的早期診治及病情評估有重要意義。

  目的:本研究通過對冠心病患者的血小板體積參數進行回顧性分析,探討血小板體積參數在冠心病的臨床價值。

  方法:選取 2016 年 1 月 1 日至 2017 年 1 月 1 日在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心內科因各種適應癥行冠脈造影的患者作為研究對象,記錄所有患者的基線資料、入院后 MPV、PDW 等實驗室檢查結果及冠脈造影結果。結合冠狀動脈造影(Coronary angiography,CAG)結果,根據 CAD 診斷標準將研究對象分為兩組,比較 CAD 組與對照組間的一般資料及臨床信息,比較兩組間血小板體積參數與 CAD 之間的關系。在 CAD 組中進行亞組分析,依據患者冠脈病變支數分為單支病變組、多支病變組,比較組間血小板體積參數與冠脈病變支數的關系。根據疾病種類分為急性冠狀動脈綜合征組(Acute coronarysyndrome,ACS)及穩定性心絞痛組(Stable angina pectoris,SAP),比較血小板體積參數與 CAD 疾病種類的關系,應用多因素 Logistic 回歸分別比較各組間的相關性。

  結果:(1)CAD 組 MPV 較對照組明顯升高(10.8±1.4fL vs. 10.3±1.2fL,P<0.05),兩組間 PDW 無統計學差異(15.1±2.2fL vs. 14.6±1.8fL,P>0.05)。(2)在 CAD 人群中,多支病變組 PDW 明顯高于單支病變組(15.2±2.2fL vs. 14.7±2.2fL,P<0.05),MPV 在兩組間無統計學差異(P>0.05)。(3)CAD 人群中,ACS 組患者 MPV 顯著高于對照組(11.0±1.4fL vs.10.3±1.2fL),PDW 較對照組明顯升高(15.2±2.2fL vs.14.7±2.2fL),兩者均有統計學差異(P<0.05)。(4)經多因素 Logistic 回歸分析發現 MPV 水平的升高與冠心病的發生存在相關性,是冠心病的獨立相關因素。在調整年齡、性別、吸煙史、高血壓、脈壓差、甘油三酯(Triglyceride,TG)、總膽固醇(Total cholesterol,TC)、低密度脂蛋白(Low density lipoprotein,LDL-C)、纖維蛋白原(plasma fibrinogen,FIB)因素后,MPV 與 CAD 仍有正相關性(OR=1.249,95%CI:1.024-1.523,P<0.05)。單支病變組與多支病變組比較,在調整年齡、性別、吸煙史、體重指數(body mass index,BMI)、TC、FIB 因素后,PDW 仍與冠脈病變支數呈正相關(OR=1.095,95%CI:1.003-1.195,P=0.043),是冠脈病變支數的獨立正相關因子。ACS 組較對照組 MPV 水平顯著升高,在調整年齡、性別、吸煙史、高血壓、TC、LDL-C、FIB 因素后,MPV 水平的升高與ACS 的發生具有相關性(OR=1.493,95%CI:1.271-1.755,P=0.000),表明 MPV 與 CAD疾病種類相關。

  結論:血小板體積參數是冠心病的重要相關因素,與冠心病冠脈病變支數及疾病種類密切相關。臨床監測上血小板體積參數對冠心病的早期診治及病情評估有一定價值。

  關鍵詞:血小板體積參數、冠心病、冠脈病變

冠心病

Abstract

  Background:Coronary artery disease is a maj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 which hurts thehealth and life of human. Atherosclerosis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pathogenesis of CAD. Platelets participate in the development of atherosclerotic plaque.Platelet volume parameters include mean platelet volume (MPV) and platelet distribution width (PDW) are on behalf ofthe function of platelet adhesion aggregation. Therefore, regular monitoring the concentration of platelet volume indices is important to make diagnosis of CAD and predict the severity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Objective:In this study,we want to fi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ean platelet volume,platelet distribution width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through retrospective study,We want to

  explore the clinical value of the platelet volume indices in patients with CAD.

  Methodology:We performed a retrospective study 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latelet volume indices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Due to the admission criteria,we selected patients who did coronary angiography at Southeast University Affiliated Zhongda Hospitalfrom January 2016 to January 2017 and collected all the patients' baseline data,laboratory test esults,coronary angiography results.According to the CAD diagnostic criteria and coronary angiography records,patients were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control group and CAD group.The general data and clinical information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and fi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latelet volume parameters and CAD. According to the number of coronary artery lesions,CAD group was further separated into two groups called single-vessel disease group and multi-vessel group.CAD group was divided into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group and stable angina group.Each of them was analysed to acces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latelet parameters and its characteristics respectively through multivariate Logistic regression.

  Results: (1)MPV in the CAD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10.8±1.4fL vs.10.3±1.2fL,P<0.05)。 PDW between the two groups was not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15.1±2.2fL vs.14.6±1.8fL,P>0.05)。 (2) In CAD group, PDW in the multivessel disease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one-vessel disease group (15.2±2.2fL vs. 14.7±2.2fL,P<0.05), MPV was not statistically different between two groups (P>0.05)。 (3) In CAD group, MPV in ACS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11.0±1.4fL vs.10.3±1.2fL), and PDW was also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15.2±2.2fL vs.14.7±2.2fL), both had statistical differences (P<0.05)。 (4)In multivariate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the increase of MPV was associated with the occurrence of CAD,it was an independent correlative factor CAD. After adjusting for age, gender, smoking history, hypertension, pulse pressure difference, TG, TC, LDL-C, and FIB factors, there was still a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MPV and CAD (OR=1.249, 95%CI: 1.024-1.523, P <0.05)。 In single-vessel disease group and multi-vessel disease group, after adjustment for age, gender, smoking history, BMI, TC, and FIB factors, PDW was still associated with the number of coronary lesions(OR=1.095, 95%CI:1.003-1.195, P=0.043), which was an independent positive correlation factor for the number of coronary lesions. MPV levels in the ACS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After adjustment for age, gender, smoking history, hypertension, TC, LDL-C, and FIB factors, elevated MPV levels were associated with ACS (OR= 1.493, 95% CI: 1.271-1.755, P=0.000), indicating that MPV is associated with types of CAD.

  Conclusion:Platelet volume parameters are important correlative factors of CAD.They are related to the number of coronary artery lesions and types of diseases. Clinical monitoring of platelet parameters contributes to the diagnosis and assessment CAD.

  Keywords:platelet volume indices,coronary artery disease,coronary artery lesions

目錄

前言

  近年來,心血管疾病已成為全球范圍內嚴重危害人類健康及生命的重大疾病,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簡稱冠心病)(Coronaryarterydisease,CAD)及其最嚴重的并發癥心肌梗死已經成為人群最主要的死亡原因[1].在我國,現有心血管疾病患者至少2.9億,其中心肌梗死患者約250萬,每年約350萬人死于心血管病,死亡例數居各疾病之首[2].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尤其是人口老齡化及城鎮化進程的加速,中國心血管疾病危險因素流行趨勢明顯,心血管疾病的發病人數持續增加。據《中國心血管報告》顯示,中國心血管病患病率及死亡率均處于上升階段,心血管疾病占居民疾病死亡構成的40%以上,高于腫瘤及其他疾病,是我國居民的首位死因。其中每5名成人中就有1人患有心臟病,而每5名死亡病例中就有2例死于心臟病,足以見得心臟病對于我國居民健康的威脅。心血管疾病的疾病負擔日漸加重,已成為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3,4]

  CAD指冠狀動脈(冠脈)發生粥樣硬化引起管腔狹窄或閉塞,導致心肌缺血缺氧或壞死而引起的心臟病,又稱為缺血性心臟病。冠狀動脈發生長時間痙攣或急性阻塞,血管腔內形成血栓,使部分心肌發生嚴重、持久的缺血,可以造成局部心肌壞死、嚴重心律失常、心源性休克、心力衰竭等,目前死亡率仍然較高[5].

  而冠心病受多種因素影響,發病機理復雜,個體差異明顯,對于CAD的發病機制、發生發展的研究有助于早期識別疾病、疾病的嚴重程度。動脈粥樣硬化(Atherosclerosis,AS)在CAD的病因中起關鍵作用,AS是一種以各種復雜過程為特征的慢性炎癥性疾病,其主要機制涉及不平衡的脂質代謝和不良免疫反應[6].

  血小板在AS及斑塊形成的過程中均具有重要作用。血小板不僅在止血和凝血過程中起關鍵作用,同時也參與AS以及斑塊的生長[7].血小板的激活可見于動脈粥樣硬化的不同階段,而循環中活化的血小板與血栓形成事件相關。在AS的動物實驗和穩定的冠心病的患者中能檢測到循環活化的血小板。AS相關危險因素(高血壓、高膽固醇血癥、吸煙、糖尿病)能增加循環中活化的血小板數量,因此循環活化血小板的存在與AS的發展和進展密切相關[8].同時與內皮細胞和炎癥細胞的相互作用是血小板參與心血管疾病發展的主要途徑,而血栓形成作為AS發展的最后一步,導致該過程出現最有害的臨床表現。當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破裂,經一系列信號轉導途徑導致血小板被激活,血小板被激活時,其代謝速增加,原來貯存于致密顆粒內的腺苷二磷酸(ADP)、5-羥色胺和某些前列腺素被釋放入血,促進血液凝固,血小板內部的糖原、腺嘌呤核苷酸、血小板第3因子活性亦增加,使膠原粘附增加,導致血栓形成。同時活化的血小板導致可溶性免疫介質的釋放,同時可被單核細胞攝取,誘導巨噬細胞增強釋放細胞因子,這些炎癥相關因子共同參與AS的發生、發展過程,最終引起病變血管部分或完全性閉塞,引發不良心血管事件[9].由此可見,血小板對于動脈粥樣硬化病變的發展,斑塊不穩定和血栓形成過程中的作用至關重要。既往有研究表明當存在如肥胖、糖尿病、內皮功能障礙疾病等危險因素的存在下,由脂肪組織和內皮功能障礙的內皮產生的細胞因子可刺激骨髓可產生更大的、具有反應性的血小板。體積增大的血小板具有以下特征:在膠原刺激下比正常體積的血小板更易發生聚合;能產生更多血栓烷A2;表達更多的糖蛋白Ib及其IIb/IIIa受體以及促凝血的表面蛋白;對ADP的反應性增強,因增大的血小板含有更多蛋白質和顆粒,在ADP作用下聚集更快;對前列環素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的敏感性降低。這一系列變化使血小板活性增強,這又有利于血栓形成和缺血事件的發生[10].因此,血小板的形態及功能在冠心病的發生發展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大體積血小板具有更活躍的聚集及粘附作用,易導致血管栓塞事件的發生。平均血小板體積(meanplateletvolume,MPV)和血小板分布寬度(meanplateletdistributionwidth,PDW)是血常規中的常規指標,作為血小板體積參數共同反應了血小板體積及黏附聚集、活化功能,可能是預測心血管疾病患者病變程度及預后的生物指標。

  基于上述背景下,進一步研究血小板體積參數與冠心病的之間的關系,分析二者間的相關性。本研究擬通過對在我院行冠脈造影術的患者數據進行回歸性分析,觀察血小板體積參數與冠心病及冠脈病變支數、冠心病種類之間的關系,為早期識別冠心病人群、早期評估冠心病患者病情嚴重程度提供依據。

  綜述

  血小板體積參數與冠心病相關性的研究進展目前心血管疾病已成為全球范圍內嚴重危害人類健康及生命的重大疾病,CAD是主要的死亡原因[11].有研究指出CAD是一種炎性進行性疾病,AS是發病的主要機制[12].血小板作為炎性反應與血栓形成的重要樞紐,可促進AS和血栓形成[13,14].血小板相關指標包括MPV、PDW,共同反映血小板活化期間的功能指標,而體積較大的血小板較正常形態的血小板聚集和粘附的作用更強,血栓形成的風險更大[15],具有心血管疾病的預測價值。現就血小板體積參數對CAD的影響作一綜述。

  一、血小板與血小板功能穩定形態的巨核細胞

  通過生成1-2μm,大小,壽命為8-10天的盤狀無核細胞,促進血液的循環。而這些巨核細胞的細胞質碎片則被稱為血小板,據統計每個巨核細胞可產生約1000-3000個血小板,通過形態改變和釋放生物活性物質達到自我調節[16].其主要的作用是通過適當的止血來維持血管的完整性。血小板含有不同類型的顆粒,每種顆粒中含有特定的成分[17],主要包括α顆粒、致密顆粒及溶酶體顆粒即γ顆粒。α顆粒含有由巨核細胞合成或在血漿中通過內吞作用形成的黏附分子及蛋白質包括血小板血友病因子(vonwillebrandfactor,vWF)、血小板因子4等,參與止血及炎癥反應。致密顆粒中含有離子(如鈣離子)、ADP等,可介導血管緊張度并放大血小板活化與聚集能力,誘導血小板聚集,參與血管收縮及炎癥反應。γ顆粒含有介導血塊回縮的水解酶及蛋白酶,破壞細胞外基質并清除血小板血栓[18,19].血小板膜含有多種類型的受體,包括整合蛋白(αIIbβ3,α2β5,α5β1,α2β1),富含亮氨酸受體(GPIb/IX/V),G蛋白耦聯受體(PAR-1,PAR-4,P2Y12,血栓素A2(ThromboxaneA2,TXA2)等。生理條件下,未受傷的血管系統中血小板不發生活化、聚集。血管壁一旦受損,血小板膜表面受體介導血小板黏附到細胞外基質上,經自分泌及旁分泌放大血小板的聚集反應,通過信號轉導進而募集、粘附活化的小板,形成血小板栓子。其釋放大量促血栓的因子包括P選擇素,5-羥色胺、ADP、TXA2等,同時會誘發和加重炎癥反應,導致內皮功能的異常、促進細胞的黏附、聚集,同時誘發血管痙攣及收縮[20].

  二、血小板與血小板體積參數

  血小板體積參數包括MPV、PDW是研究廣泛的血小板活化標志物,研究者利用血細胞分析儀常規檢測血小板指標評估血小板活化狀態。研究證實血小板體積參數MPV及PDW均與血小板活化相關[21].

  MPV是指單個血小板的平均體積,MPV數值越大,血小板平均體積越大常作為測量血小板大小的指標,與血小板計數呈反比。PDW表示血液中血小大小的離散度,其數值增高表示血小板體積大小懸殊、不均衡。在血小板活化過程中,血小板的形態發生改變并產生偽足,血小板發生聚集導致血小板大小發變化,從而影響PDW的改變。PDW的增加可能表明骨髓產生的體積較大的網織血小板增加。血小板的大小一定程度上反映其活性及功能狀態。當存在如肥胖、糖尿病、內皮功能障礙疾病等危險因素的存在下,由脂肪組織和內皮功能障礙的內皮產生的細胞因子可刺激骨髓產生更大的、具有反應性的血小板。體積大的血小板可以很快地與血小板激活物結合,在膠原和ADP的誘導下產生更多的促凝物質、血栓素A2等花生四烯酸代謝產物、5-羥色胺等血管活性因子,同時體積較大的血小板還可以表達更多的黏附受體糖蛋白GPIIb/IIIa,使血小板之間的聚集和黏附功能增強,易于形成血栓。因此,MPV、PDW被提出可作為反映血小板活性的標志物。

  三、血小板與心血管疾病研究

  顯示心血管系統的重要核心作用是輸送營養物質、生物大分子及信號分子,并且將氣體輸送至全身的組織臟器及細胞中。同時心血管系統對免疫系統及凝血系統有重要調節作用。血管內皮作為血管壁與血流之間的界面,是生物大分子及信號分子與周圍組織交換的屏障,可防止免疫細胞和單核細胞黏附至病變區域,在AS的發展過程中具有重要作用。心血管疾病中的重要病理生理過程是AS.作為一種全身慢性炎癥性疾病,其特征在于動脈內膜的炎性細胞聚集。這些炎癥細胞包括單核/巨噬細胞,淋巴細胞,樹突狀細胞和自然殺傷細胞[22].血小板除了參與破裂斑塊的血栓形成之外,在斑塊形成的早期過程中也具有重要作用[6].研究發現,血小板可在體外和體內直接黏附于完整的內皮細胞。血小板黏附于完整內皮細胞,經歷血小板圈合、滾動后牢固黏附于血管壁。在血小板粘附初始,內皮細胞受到炎癥刺激后,P-選擇素介導血小板在血管壁上滾動使得血小板與內皮細胞相接觸。動物模型研究結果顯示,血小板在內皮細胞沒有脫落的情況下就可粘附在血管壁上。在內皮沒有損傷的情況下,在血小板的相互作用下易于黏附在病變易發部位。P選擇素介導的血小板黏附和滾動引發其與完整內皮細胞的相互作用,導致血小板進一步的活化,大量血小板聚集活化的同時增加了血液的粘附和血管阻力,從而減慢血流,而血小板在炎癥誘導的內皮細胞活化以低速不斷滾動,隨后通過整聯蛋白結合介導其與內皮細胞牢固黏結。在滾動及逐步黏附的過程中,血小板經大量活性物質被激活并與相應內皮表面連接越來越緊密,血小板和內皮細胞表達和分泌趨化因子并產生單核細胞募集到炎癥部位的信號,加速AS的發展。同時血小板通過血管壁內膜細胞介導內吞膽固醇,增強血液中巨噬細胞吞噬溶酶體的活性,加速富含脂質的泡沫細胞水解并浸潤至內皮下,在各顆粒及因子的作用下,平滑肌細胞增殖合成分泌膠原蛋白、蛋白多糖和彈性蛋白形成的纖維帽,最終形成粥樣斑塊。當斑塊破裂時,內皮下基質外露于血流中時,內皮下基質含有蛋白質包括vWF和膠原,血小板被通過糖蛋白受體與vWF、膠原蛋白結合導致血小板活化,進一步在血小板粘附受體表達中加強血小板的黏附作用,大量血小板聚集導致血栓形成造成血管完全或不完全閉塞。

  四、血小板體積參數對CAD患者的影響

  作為血小板活化期間顯著增加的參數指標,越來越多的研究認為MPV、PDW與CAD的發生、病變的嚴重程度及其預后相關。這些研究結果為冠心病血管病變程度、疾病預后提供新思路。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隨著血小板體積參數水平的升高,CAD的發病率增加,不良終點事件發生率增加,臨床預后越差[23].

  1、血小板體積參數與CAD研究證明,MPV、PDW可作為預測、診斷和評估CAD預后的指標。Uysal等[24]選取194名行冠狀動脈造影的患者,根據冠脈造影的結果將其分為CAD組及對照組,研究發現CAD組較對照組的MPV明顯升高,通過Logistic回歸分析發現MPV可用于評價冠脈血管病變嚴重程度,是其獨立預測指標。Ekici[25]根據血管造影結果計算了患者Gensini和Syntax評分,評價冠狀動脈病變的嚴重程度,作者進行統計學分析后得出MPV與Gensini及Syntax評分之間存在正相性(P<0.001),說明MPV可作為CAD的危險因素指標之一。Bekler等[26]研究發現當PDW數值升高時與ACS患者冠狀動脈嚴重病變相關。在同一研究中,PDW數值的升高、糖尿病及心肌梗死與Gensini評分呈正相關。Akin等[27]研究發現,PDW與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STelevationmyocardialinfarction,STEMI)患者的SYNTAX積分相關。Reddy等[28]對173位明確診斷為STEMI的患者進行回顧性研究,研究發現MPV水平的升高STEMI的重要獨立危險因素,對預測急性心血管事件的發生風險有重要價值。在不同的研究中,STEMI患者的PDW水平明顯高于穩定性冠心病患者[29].但是也有研究提出MPV不能作為冠心病的危險因素[30].Sahin等[31]對411名穩定冠脈血管疾病患者進行Syntax積分,研究結果顯示MPV的增加并不依賴于CAD的嚴重程度。另有研究測量2330例行冠狀動脈造影的患者的MPV、PDW水平,發現二者對CAD有預測價值[32].

  2、血小板體積參數與經皮冠狀動脈介入治療的患者有研究報道血小板的參數可影響經皮冠狀動脈介入治療(Percutaneouscoronaryintervention,PCI)術后患者預后及血管造影結果。Huczek等[33]對398名行PCI術后的STEMI患者作為研究對象隨訪6個月后進行統計學分析,最終發現高水平的MPV組的全因死亡率明顯高于低水平MPV組(12.1%vs.1%,P=0.0125),因此得出結論即MPV是6個月全因死亡率的獨立預測因子;同時發現MPV可作為心肌缺血-再灌注損傷的預測指標(OR=4.7,95%CI2.3-9.9,P<0.0001),認為MPV對改善預后、輔助治療具有指導意義。Akin等[34]分析了484名進行PCI的STEMI患者的人口學信息和臨床資料,其研究結果發現PDW水平的高低與SYNTAX積分相關,可評估CAD患者的血管病變嚴重程度。

  3、血小板體積參數與CAD預后早年一項臨床研究認為MPV數值的升高是MI發生后不良臨床事件的預測因子[35].同樣,Sun等[36]對1836例STEMI患者檢測MPV并進行2-7年的隨訪,研究認為MPV升高與全因死亡風險有相關性。Goncalves等[37]對1432名接受PCI治療的患者隨訪1年進行研究,結果表明,MPV升高與1年死亡或MI發生之間存在獨立關聯,在ACS患者中,肌鈣蛋白和MPV水平的升高在預測主要終點事件發生方面具有重要的預測價值。一篇系統評價及Meta分析顯示在納入的30項研究中,8項研究報道心血管事件組間MPV的平均差異,11項研究中將MPV二分類分為高MPV組與低MPV組,高MPV患者比低MPV患者死亡的可能性高達12%(RR1.12,95%CI1.02-1.24),研究提出MPV可能是CAD預后指標之一[38].另有研究證實PDW也是急性心肌梗死后患者死亡率的有效預測指標[39].Celik等[40]對306例STEMI行PCI的患者進行統計學分析,結果發現PDW是患者院內發生不良心血管事件的獨立相關因素(OR=1.223,95%CI1.059-1.413,P=0.006)。

  五、血小板體積參數變化與CAD相關的可能機制

  血小板與CAD的發生發展密切相關。一方面,CAD作為慢性炎性疾病,炎癥反應和內皮功能紊亂是其病理生理基礎,血小板激活與炎癥反應和內皮功能紊亂相關;另一方面,AS作為CAD的關鍵環節,有研究認為炎性因子所觸發的血小板激活可能是AS的組成的關鍵部分[14],在炎癥反應刺激下,通過信號轉導使血小板與內皮細胞病理性相互作用,通過結合、粘附及招募白細胞,使白細胞進一步粘附遷移至血管內皮下,加重AS的炎性反應過程。同時,在血小板與內皮細胞相互作用中產生并釋放炎癥因子,而血小板的促炎作用表現在可促進不同類型的細胞相互作用,并參與和延長動脈粥樣硬化病變進程[41].隨著AS所及的病變血管數量的增加,血小板的反應性逐漸增加,而血小板水平的增加也是急性心肌梗死的早期標志[42].

  血小板體積參數可反映體內血小板的體積大小情況、骨髓巨核細胞以及血小板生成狀況[20].不僅反映血小板的活性[43],同時與促血小板生成素、生長因子細胞因子等因素相關,當存在如肥胖、糖尿病等危險因素的情況下,骨髓可產生更大的、具有反應性的血小板[20].而體積較大的血小板通常加快代謝和酶促反應,分泌的介質增加[44],促進細胞粘附、聚集和血栓形成,導致局部血流下降甚至中斷,引發急性心肌梗死、不穩定心絞痛等心血管事件的發生[45].然而,也有文章提出[46]血小板體積參數水平的升高是血管閉塞的結果,血栓形成的部位,循環血液中的血小板被凝血酶及其他分子所激活、血小板的破壞增加導致血小板過度消耗,促使血小板生成素的合成,巨核細胞生成年輕、體積較大的血小板,隨之血小板體積參數水平也升高六、總結與展望MPV、PDW在冠心病診斷、評估病情嚴重程度、預后等具有重要作用,目前相關研究存在很多爭議原因如下:1、血小板體積參數的數值是通過細胞計數器測量的,本身的高低界缺少統一的參考值。同時其受血液樣本抗凝、儲存溫度和加工延遲的差異所影響,導致不同研究結果的差異,在進行統計學分析時可能存在干擾。因此需擴大樣本,進行多中心前瞻性研究。2、血小板形態變化及功能受多種因素影響,其中心血管危險因素本身對血小板體積參數的數值大小有影響,降血壓藥物尤其是血管緊張素受體阻斷劑影響血小板的大小,血管緊張素II通過結合血小板表面的特定受體可以增加血小板大小,誘導血小板形態的變化。

  因此需要對CAD患者多因素分層分析,排除干擾。也有研究指出血小板的形態和功能由影響巨核細胞生成過程的因素及血小板的循環所決定。其中第一個因素對血小板的大小及功能有更顯著的影響。巨核細胞生成的調節為了滿足生理和病理條件下激活血小板的需要,導致血小板指數隨時間變化,但其過程所涉及的炎癥和免疫機制存在復雜性,機制尚不明確。有研究發現MPV存在另一個決定因素:遺傳多態性可誘發血栓形成。目前需要更多的研究確定這些遺傳因子在MPV的炎癥與血栓形成的調控中的作用,這仍需要進一步的研究。3、部分學者認為在穩定性心絞痛人群中并沒有血小板的消耗,致部分臨床試驗結果為陰性。也有學者提出MPV與巨核細胞及循環網狀血小板百分比呈倍性相關,甚至可能與血小板聚集減少相關,因為較大的血小板可能是成熟血小板的前體,這仍需要進一步的研究。

  因此對于MPV、PDW和CAD的關系研究需要更加深入,在未來研究中,應更深入的研究血小板體積參數在CAD的發生、發展及預后中的作用機制,為臨床工作者針對CAD的診治、病情評估、預后風險提供理論依據和指導。

【由于本篇文章為碩士論文,如需全文請點擊底部下載全文鏈接】

  第一章研究方法

  1.1 研究對象

  1.2 研究設計

  1.3 統計方法

  第二章研究結果

  2.1 患者入組

  2.2 一般情況分析

  2.3 血小板體積參數與冠心病的關系

  2.4 多因素 Logistic 回歸分析

  第三章討論

第四章結論

  (1)平均血小板體積、血小板分布寬度是反映血小板體積變化的指標,共同反映血小板的結構、功能及活性,與冠心病的發生發展相關。其數值的升高與冠心病的發生呈正相關,血小板體積參數作為冠心病的獨立正相關因素,對冠心病的預測有一定價值。

  (2)平均血小板體積、血小板分布寬度與冠心病冠脈病變支數及疾病種類相關,在一定程度上可作為冠心病患者危險分層的指標,指導臨床進行病情評估。

  參考文獻

  致謝

【由于碩士論文篇幅較長,此頁面不展示全文,如需全文,請點擊下方下載全文鏈接】

點擊下載全文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email protected]
泳坛夺金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