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醫學論文 > 婦產科論文 >
孕前空腹血糖水平與妊娠期空腹血糖水平的關系
發布時間:2019-11-06

  摘    要: 目的:探討妊娠前空腹血糖水平對妊娠期糖尿病(GDM)的影響。方法:采用前瞻性隊列研究方法,選取2006至2017年開灤職工健康體檢并在體檢后住院分娩的育齡婦女1099例,根據妊娠前空腹血糖水平進行三分位分組,logistic回歸分析GDM發生的影響因素。結果:GDM患病率為11.46%。單因素及多因素線性回歸結果均顯示,妊娠前空腹血糖水平與妊娠晚期空腹血糖呈正相關(P<0.05)。單因素及多因素Longistic回歸分析顯示,妊娠前空腹血糖水平第三分位組是GDM的危險因素(OR=1.93,95%CI為1.15~3.25,P<0.05)。年齡(OR=1.08,95%CI為1.01~1.15,P<0.05)及肥胖(OR=1.38,95%CI為1.03~1.85,P<0.05)均為GDM的危險因素。結論:妊娠前空腹血糖水平增高是GDM的危險因素。

  關鍵詞: 妊娠前空腹血糖; 妊娠期糖尿病; 妊娠;

  Abstract: Objective:To investigate the effect of fasting plasma glucose(FBG) level before pregnancy on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GDM).Methods: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was conducted to investigate the cohort of women of childbearing age who were enrolled in the 2006~2017 health checkup and were hospitalized after the physical examination(n=1099). Tripartite grouping according to the level of fasting blood glucose before pregnancy,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GDM in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were analyzed by logistic regression. Result: The prevalence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was 11.46%.Univariate and multivariate linear regression results showed that fasting blood glucose levels before pregnancy were associated with fasting blood glucose in late pregnancy(P<0.05).Univariate and multivariate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pre-pregnancy fasting blood glucose levels greater than 5.1mmol/L were risk factors for GDM (OR 1.93, 95% CI 1.15~3.25,P<0.05).Age(OR 1.08, 95%CI 1.01~1.15,P< 0.05) and obesity (OR 1.38, 95% CI 1.03~1.85,P<0.05) were all risk of GDM. Conclusion: Increased fasting blood glucose levels before pregnancy are risk factors for GDM.

  Keyword: Pre-pregnancy fasting plasma glucose;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Pregnancy;

  妊娠期糖尿病(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GDM)是一種妊娠前糖代謝正常,妊娠后首次發生或發現的糖尿病[1]。我國孕婦的GDM患病率約為15%[2]。患有GDM的孕婦不僅增加妊娠不良結局的風險,而且與血糖正常的孕婦相比,將來罹患2型糖尿病的風險升高7倍[3]。肥胖、糖尿病家族史、高齡妊娠都可能引起GDM的發生[4,5]。目前,臨床上診斷GDM多通過孕24~28周葡萄糖耐量試驗(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OGTT)來測定[6],對GDM的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帶來困難[7]。研究發現[8,9,10],非糖尿病孕婦孕24周前空腹血糖水平(Fasting blood glucose,FBG)升高是妊娠晚期空腹血糖水平升高的危險因素。但對于非糖尿病孕婦,孕前空腹血糖水平與妊娠晚期空腹血糖水平關系的研究較少。開灤研究(注冊號:ChiCTR—TNC—11001489)每2年對開灤在職及離退休員工進行包括空腹血糖測定在內的健康體檢,且收錄育齡期婦女的分娩資料,為分析妊娠前空腹血糖對GDM的影響提供了機會。
 

孕前空腹血糖水平與妊娠期空腹血糖水平的關系
 

  1.  資料與方法

  1.1、研究對象

  2006年至2007年由開灤集團所屬的開灤總醫院、開灤唐家莊醫院、開灤林西醫院、開灤馬家溝醫院等共11家醫院對開灤集團在職及離退休職工進行了第一次健康體檢,同時并收錄空腹血糖等相關體檢資料。之后每兩年進行一次健康體檢,即2008~2009年、2010~2011年、2012~2013年、2014~2015年、2016~2017年由相關人員對職工進行第2、3、4、5、6次健康體檢,人體測量指標、生化監測等體檢資料均同第一次體檢。本研究對象來自該體檢人群。納入和排除標準:參加第1~6次開灤健康體檢的育齡期女職工;參加體檢后首次單胎妊娠且分娩者;空腹血糖資料完整者;同意參加開灤研究并簽署知情同意書;既往無糖尿病病史。按納入標準納入的開灤集團體檢后首次、單胎分娩且空腹血糖資料完整的觀察對象共1118例,排除既往有糖尿病病史者19例,最終納入1099例。

  1.2、 基線資料收集

  流行病學調查、人體測量指標及生化檢測參考本課題組已發表的相關文獻[11]。空腹血糖測定:抽取空腹肘靜脈血約5 ml,置于含EDTA真空管,24 ℃,3000 r/min離心10 min,取上層血清于4 h內進行測量。葡萄糖試劑盒由中生北控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血糖測量采用己糖酶法,變異系數在5.55 mmol/L時≤2%,線性上限為33.3 mmol/L。用日立7600自動生化分析儀進行檢測。

  1.3、 相關因素定義及診斷標準

  糖尿病家族史:父親或母親雙方均患糖尿病或其任意一方患糖尿病即診斷為糖尿病家族史。根據2010年美國糖尿病學會指南:糖尿病定義為空腹血糖水平≥7.0 mmol/L或有糖尿病病史或服用降糖藥。GDM診斷依據2011年ADA的GDM診斷指南[12]:(1)妊娠24~28周直接進行75 g OGTT,不需先進行50 g葡萄糖篩查試驗(GCT)。判斷標準:空腹血糖5.1 mmol/L,餐后1 h為10.0 mmol/L,餐后2h為8.5 mmol/L,三項中任何一項升高診斷為GDM。(2)醫療資料缺乏地區,建議妊娠24~28周首先檢查FBG。FBG≥5.1 mmol/L,可直接診斷為GDM,不必再做75g OGTT;4.4 mmol/L≤FBG<5.1 mmol/L者,盡早做75 g OGTT;FBG<4.4 mmol/L,可暫不行75 g OGTT。

  1.4 、分娩資料收集

  收集妊娠分娩女職工相關資料,由經統一培訓的醫護人員根據分娩病歷填寫調查表。每年進行一次妊娠資料的收集,調查內容包括入院后的生命體征、宮高、腹圍、分娩情況、妊娠期并發癥及新生兒情況。根據孕婦住院病歷收集血常規、尿常規、生化常規、凝血系列、眼底檢查(有無視網膜小動脈痙攣、視網膜水腫、絮狀滲出或出血、視網膜剝離)、產科超聲(羊水指數、胎盤位置、雙頂徑、股骨長、頭圍、腹圍)、心電圖等相關檢查數據。妊娠期血糖均采用空腹血糖。

  1.5、 統計學處理

  數據均由各醫院相關人員錄入,上傳至開灤總醫院計算機系統組成Oracle10.2數據庫。采用SPSS22.0軟件進行分析。計量資料中符合正態分布的用(x±s)表示,組間比較用t檢驗,兩組以上比較采用方差分析。計數資料用率(%)表示,組間比較采用卡方檢驗。采用多因素線性回歸分析妊娠前空腹血糖與產前空腹血糖的相關性。我們對妊娠前空腹血糖水平進行三分為分組,以第一分位組作為對照,多因素Logistic回歸分析妊娠前空腹血糖對GDM的影響,校正的協變量包括糖尿病家族史、分娩年齡、BMI、HDL-C、SBP。P<0.05(雙側)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基線特征

  1099例觀察對象中,平均年齡為(28.77±2.77)歲。妊娠前FBG三分位分組:第一組:FBG<4.63 mmol/L共363例,第二組:4.63 mmol/L≤FBG<5.02 mmol/L共365例,第三組:FBG≥5.02 mmol/L共371例。結果顯示,觀察對象的心率、血壓、BMI、TC及糖尿病家族史比例均隨著妊娠前FBG的增加而增加,且組間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HDL-C、TG組間差異有統計意義(P<0.05),體檢年齡、分娩年齡組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表1 妊娠前不同空腹血糖分組人群的一般情況比較
表1 妊娠前不同空腹血糖分組人群的一般情況比較

  注:SBP:收縮壓;DBP:舒張壓;BMI:體質指數;FBG:空腹血糖;HDL-C:高密度脂蛋白;LDL-C:低密度脂蛋白;TC:總膽固醇;TG:甘油三脂

  2.2、 妊娠前空腹血糖各分位組GDM的患病率情況

  1099例研究對象中,126例發生GDM,患病率為11.46%。第一分位組30例,患病率為8.26%;第二分位組40例,患病率為10.96%,第三分位組56例,患病率為15.09%。各分位組產前空腹血糖水平分別為(4.30±1.12)mmol/L、(4.30±0.89)mmol/L、(4.50±0.96)mmol/L,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表2各分位組的產前空腹血糖及GDM患病率情況

  2.3、影響產前空腹血糖的多因素線性回歸分析

  模型一:以妊娠前空腹血糖(FBG)為自變量,產前空腹血糖為因變量;模型二在模型一的基礎上校正了分娩年齡;模型三在模型二的基礎上校正了BMI、HDL-C、SBP,發現妊娠前空腹血糖每變化1 mmol/L,產前空腹血糖增加0.14 mmol/L。此外模型中各自變量的VIF值均<10,各變量間不存在共線性。見表3。

  表3 影響產前空腹血糖的多因素線性回歸分析
表3 影響產前空腹血糖的多因素線性回歸分析

  注: BMI:體質指數;HDL-C:高密度脂蛋白;SBP:收縮壓;TC:總膽固醇;TG:甘油三脂;模型一:R?=0.006 模型二:R?=0.010 模型三:R?=0.026。

  2.4、妊娠前空腹血糖與GDM的關系

  以是否發生GDM為因變量,校正分娩年齡、BMI、SBP、HDL-C、糖尿病家族史后,采用Logistic回歸模型分析妊娠前空腹血糖對GDM的影響。結果顯示,校正其他影響因素后,與妊娠前空腹血糖第一分位組比較,妊娠前空腹血糖第三分位組發生GDM風險為1.93(95%CI為1.15~3.25),分娩年齡、體質指數也均是GDM發病的危險因素。見表4。

  表4 妊娠前FBG各分位組對GDM影響的logistic回歸分析比較
表4 妊娠前FBG各分位組對GDM影響的logistic回歸分析比較

  注:模型一:以是否發生妊娠期糖尿病為因變量(未發生事件賦值為0,發生事件賦值為1);以FBG三分位分組為自變量,模型二:在模型1的基礎上校正糖尿病家族史;模型三:在模型2的基礎上校正分娩年齡,模型四:在模型3的基礎上校正BMI、HDL-C、SBP。

  3.討論

  GDM是由于多種因素導致,目前認為的可能發病機制[13]主要有:遺傳因素、雌激素受體表達減少、炎癥因子的參與、脂肪因子的參與等。GDM是孕期的代謝紊亂性疾病,一般認為是2型糖尿病的前期階段,兩者均是由胰島素抵抗及胰島B細胞功能障礙導致,孕期體內拮抗胰島素樣物質增加,體內胰島素敏感性下降,使血糖升高,導致GDM的發病。

  基于開灤研究隊列中妊娠婦女的資料,本研究發現妊娠前2年的空腹血糖水平與妊娠期空腹血糖呈正相關(β=0.03,P=0.026)。這為早期篩查GDM的高危人群且給予干預預防措施提供了依據。以往研究[14,15]主要觀察了妊娠早期和距妊娠較近時段的血糖對妊娠晚期血糖的影響,而且證實了兩者之間存在線性關系。推測妊娠前數年的FBG與妊娠晚期血糖之間可能存在“軌跡”關系。本研究并未在線性回歸結果中發現血壓(SBP、DBP)、血脂(TC、TG、HDL-C)與妊娠期空腹血糖間不存在線性關系,這可能是由于“健康職工效應”所致;另一方面,采用妊娠之前的數據資料,觀察人群的血壓、血脂指標可能對產前空腹血糖水平并不造成影響。本研究還發現,妊娠前空腹血糖水平第三分位組(FBG>5.0 mmol/L)是GDM的發病危險因素。在校正了已知的GDM的危險因素,如肥胖,FBG第三分位組與第一分位組相比,發生GDM的風險增加了1.93倍。這與張麗紅等[14]研究結果類似,妊娠前6個月時的空腹血糖水平大于4.75 mmol/L,則GDM的風險增加,預測GDM的敏感性為71.3%,特異性為50.4%。按照2017年中國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16]孕前理想血糖值為6.5 mmol/L以下,張麗紅等研究和本研究均提示這一標準可能并不適合備孕的青年女性,為預防GDM理應降低這一標準。

  本研究還發現,妊娠前肥胖也是GDM的危險因素,與體重正常的妊娠婦女相比,妊娠前患有肥胖癥的婦女GDM的患病風險增加38%。Najafi等[17]研究發現,BMI每增加1 kg/m?,GDM的患病風險增加1.9倍。高齡也是GDM的危險因素,這與Marion等[18]研究相符。為減少GDM的風險,備孕的婦女應減輕體重,同時受孕年齡盡可能低于35歲。

  綜上所述,妊娠前較長時段的空腹血糖與妊娠期空腹血糖水平有關。因而,已婚婦女在備孕前就應通過健康生活方式控制血糖水平,預防GDM的發生。但本研究存在以下不足:(1)本研究結果僅針對我國北方女性人群,對于其他地域人群結果有待驗證。(2)在logistic模型中校正了多種混雜因素,但未考慮到飲食、體育鍛煉等因素。(3)采用的空腹血糖是妊娠前的單次體檢數據,未能考慮到孕前血糖水平波動。

  參考文獻

  [1] Standards of medical care in diabetes--2010[J].Diabetes Care,2010,33(Suppl 1):S11-S61.
  [2]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iabetes and Pregnancy Study Group criteria is suitable for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diagnosis:further evidence from China[J]. Chin Med J (Engl),2014,127(20):3553-3556
  [3] Damm P, Houshmand-Oeregaard A, Kelstrup L, et al.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and long-term consequences for mother and offspring: a view from Denmark[J].Diabetologia,2016,59(7):1396-1399.
  [4] Gabbe S G, Graves C R.Management of diabetes mellitus complicating pregnancy[J].Obstet Gynecol,2003,102(4):857-868.
  [5] 張輝,平花,衛群,等. 孕24周前體重增長與妊娠期糖尿病的關系[J]. 現代婦產科進展,2016,25(7):532-534.
  [6]中華醫學會婦產科學分會產科學組,中華醫學會圍產醫學分會妊娠合并糖尿病協作組.妊娠合并糖尿病診治指南(2014)[J].中華婦產科雜志,2014,49(8):561-569.
  [7]彭笑笑,馬秀華.妊娠合并糖尿病診斷及早期篩查研究進展[J].中國醫刊,2018,53(10):1096-1098
  [8]Riskin-Mashiah S,Damti A,Younes G,et al.First trimester fasting hyperglycemia as a predictor for the development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J].Eur J Obstet Gynecol Reprod Biol,2010,152(2):0-167
  [9] Riskin-Mashiah S,Younes G,Damti A,et al.First-trimester fasting hyperglycemia and 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s[J].Diabetes Care,2009,32(9):1639-1643
  [10] Bartha JL,Martinezdelfresno P,Cominodelgado R.Early diagnosis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and prevention of diabetes-related complications[J].Eur J Obstet Gynecol,2003,109(1):41-44
  [11] Liu Y, Jin C, Xing A, et al.Serum uric acid levels and the risk of impaired fasting glucose: a prospective study in adults of north China[J].PLoS One,2013,8(12):e84712
  [12] 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Diagnosis and classification of diabetes mellitus[J].Diabetes Care,2013,36 Suppl 1:S67-S74.
  [13]袁寧霞,翟罕,杜冬青,等.妊娠期糖尿病發病機制研究進展[J].廣西醫科大學學報,2019,36(2):321-324
  [14]張麗紅,王秋菊,曲永安,等.孕前空腹血糖、體質量指數對妊娠期糖尿病發生的預測價值[J].中華醫學雜志,2015,95(33):2695-2697
  [15] 岑立微,肖晶晶,彭婷. 孕8~15周空腹血糖、紅白細胞計數聯合臨床指標預測妊娠期糖尿病發生風險的臨床價值[J]. 現代婦產科進展,2019,28(3):182-185, 189.
  [16] 中華醫學會糖尿病學分會.中國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7年版)[J].中華糖尿病雜志,2018,10(1):4-67
  [17] Najafi F, Hasani J,Izadi N, et al.The effect of prepregnancy body mass index on the risk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dose-response meta-analysis[J].Obes Rev,2019,20(3):472-486.
  [18] Abouzeid M,Versace VL,Janus ED,et al.Socio-cultural disparities in GDM burden differ by maternal age at first delivery[J].PLoS One,2015,10(2):e117085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email protected]
泳坛夺金最新开奖